首页 > 研究动态

【美术史研究】“山东省腰斩黄河写生展”始末—访丁宁原教授

编辑:文/李潇    发布时间:2017-12-22    访问量:1340次

QQ截图20171222134205.jpg


1959 年冬季,伴随全国范围内的“大跃进”生产热潮,我省有近千万人奋战在水利战线上。其中,在黄河位山枢纽工程工地上的 20 余万劳动大军,仅用 14 天时间就修筑了一道366 米长的拦河大坝,之后还完成了开挖新河道、东平湖扩建等系列工程。山东省文化厅、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组织山东艺术专科部分师生,赴黄河工地体验生活、写生创作,并于1960 4 月,在北京推出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山东省文化局、中国美术家协会山东分会主办的“山东省腰斩黄河写生画展”,展览在全国美术界引起关注。

为了深入了解“山东省腰斩黄河写生画展”的详细过程,我们采访了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腰斩黄河画展”的重要参与者丁宁原先生。


QQ截图20171222134238.jpg


问 :1958年山东艺术专科学校成立,您是山东艺术专科学校的第一届学生?

答  : 还不能这样说。我 1957 年考入山东师范学院艺术系,1958年,山东师范学院艺术系与当时的文化干部培训学校合并,成立了山东艺术专科学校。我们集体转入山东艺术专科学校,学籍依然是山东师范学院,是五年制本科,到 1962 年毕业。由于 1962 年国家经济困难,艺术专科学校在 1962 年被解散,所以可以说我们基本经历了山东艺术专科学校从建立到解散的整个过程。

从我们入学至 1959 年,群众运动一直很火热,1960 年又出现了严重的经济困难,从此开始了连续几年的生产救灾。我们在校的五年,几乎经历了 20 世纪 50 年代后期至 60 年代初期所有的风风雨雨。


QQ截图20171222133802.jpg


问 :在校期间,您正好参与了当时对山东美术来说是一个大事件的今天大家一般称为“腰斩黄河”的美术创作活动,您能谈谈当时的情况吗?

答  : 1959 年下半年,山东省委提出要大搞水利建设,全省有近千万人上阵,修建各种水利设施,修渠、挖井。在《腰斩黄河画集》前言上有一段话:“在伟大的 60 年代前夕,我省和全国各地一样,在党的领导下,农业战线上掀起了一个以大搞水、肥、土为中心的气势磅礴的冬季生产高潮。全省近千万人战斗在水利战线上。只在腰斩黄河的位山枢纽工程工地上,就有二十余万劳动大军,以无穷的智慧和冲天的干劲,日夜奋战;从十一月二十五日到十二月九日,仅以十四天的时间,就修筑了一道长达三百六十六公尺的拦河大坝。它像一把利剑把凶猛的黄河拦腰斩断了!从此,结束了百年来奔腾咆哮的黄河泛滥为害的历史。”这是当时官方对这一工程的评价。领导对这项工程极为重视,因为它不单单是一项水利工程,而且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1959 年下半年经济十分困难,人心也需要凝聚力。当时提出的口号是“自力更生,发愤图强(几年后才改回奋发图强)”,“破除迷信”、“人定胜天”,而“腰斩黄河”这一创举正是集中体现了这些精神,它就是在这种独特的历史背景下产生的。


QQ截图20171222133827.jpg


工程位于济宁位山,包括截流,开凿新河道,建防沙闸、溢洪闸以及东平湖的扩建等一系列工程,其中截流工程是关键。截流成功就意味着枢纽工程的胜利,意义重大。“腰斩黄河创奇迹,黄河牵到人手里,俯首帖耳听调令,灾区从此无踪迹;夏季河水不泛滥,冬季冰凌不出堤。”(画册配诗)这是最基本的方面,同时还有灌溉、发电、调节气候、解决工业用水、发展渔业以及贯通大运河的航运等功能,要把东平湖变为花果鱼米之乡。

截流分主坝和边坝。筑坝第一步叫进占,就是在黄河选定的位置从两岸用高粱秸和泥土层层叠压筑成土坝,不断向中间推进,并随时用木桩固定,事先在上、下游已经锚定几艘大木船,从船上引出的数根粗大揽绳再进一步把木桩加固,由一位 78 岁高龄的老河工薛九龄指挥。据介绍这就是传统的筑坝方法。我们到达时占子已经进展到河中央,不几天就形成了所谓“龙门口”(图 1)。开始进入最为艰险、紧张的大坝合龙阶段,只见合拢口的两边黑压压的人群在震耳欲聋的号子声中“抛柳枕”,这是用柳树裹挟石块的长枕,每个逾万斤重,几百人按着号子节奏一起用力把柳枕推入水中,一个接一个用来堵截咆哮湍急的黄河浊流(图 2)。12 14 日进入合龙的决胜时刻,十余万人聚集在这一工地上,在震天的喊声和锣鼓声中连续抛柳枕,现场人声鼎沸、气势恢宏,十分振奋人心。经过紧张战斗,正坝顺利合龙,这是整个枢纽工程的核心关键(图3)。后来我们创作的大幅中国画作品《举世奇创》便是取自这一场景。


QQ截图20171222133854.jpg


边坝合龙的方法叫“滚龙衣”,在龙门口的两边连上粗绳,再有人攀缘上边用较细绳结成网,这项工作十分危险,在毫无保护的情况下民工们以不怕牺牲的精神悬空作业,顺利完成任务(图 4)。然后堆压上秸料和石块,使其逐渐沉入河底,形成二道坝。紧接着上千辆独轮车,潮水般的向两道坝中间填土,经过几昼夜奋战,终于全部填平,形成宽阔的大坝,至此,黄河截流完成(图5)。这些都是古代流传下来的治水方法,加上声势浩大的人海战术和为突出“土法上马”而有意排斥现代技术及机械设备的劳动方式,偌大的工地上,竟见不到一台机械设备,也见不到水利技术人员,领导是工地党委一位李书记,总指挥则是老河工薛九龄,所有这些都集中体现了 20 世纪五六十年代群众运动的特色。


QQ截图20171222133925.jpg


问 :请谈谈“腰斩黄河文艺服务团”的相关情况,以及你们在工程工地上写生、创作的过程?

答  : 由于领导对“腰斩黄河”水利工程十分重视,文艺服务团也应运而生。画集前言中明确地说明了这一点——“为使文艺为水利大军服务,为迅速反映在党的领导下,我省劳动人民与大自然做斗争的英雄气魄,为腰斩黄河的英雄业绩抒写壮丽的史诗,以鼓舞劳动人民的斗志,根据中共山东省委和舒同同志的指示,腰斩黄河服务团于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二日,赴位山枢纽工程工地进行了一个月的文艺服务工作”(图 6)。在这里特别强调了“为腰斩黄河的英雄业绩抒写壮丽的史诗”,所以这项活动不同于一般的下乡体验生活,各级领导都非常重视。山东省文化局和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负责组织,包括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所属协会和各文艺团体二百余人,其中美术组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山东分会副主席迟宾同志带队,成员包括 8 名美术工作者和 32 名山东艺术专科学校美术系三年级学生,也就是我们那个班 ① 。11 27 日在山东省文化局召开了誓师动员会,山东省委宣传部、山东省文化局、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的领导都讲了话,强调这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并提出三项要求:一、深入生产第一线,向工农学习,改造世界观;二、开展文艺宣传,为民工服务;三、体验生活,搜集素材,创作出反映时代精神的艺术作品。出发前学校再次召开会议,李主任用充满激情的话进行了动员,我印象特别深的一句话是:“这次去位山工地体验生活,是极其难得的机会,你们一定要大捞一把,捞回大题材,搞出大创作!”会场群情激昂,大家表示决不辜负领导的希望,一定完成任务。我们班的同学一直很重视业务,大家觉得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创作机会,所以劲头十足。从 12 月 2 日到 28 日的 27 天中,我们全部在工地上活动,一方面要搞宣传,给英雄模范人物画肖像贴在宣传栏里,配合生产对他们进行歌颂;另一方面要搜集创作素材、画速写。


QQ截图20171222133957.jpg


前一阶段我们主要是在截流工地进行写生。尽管这项工程后来未能取得成功,但二十几万民工怀着改天换地、创造新生活的雄心和无私的奉献精神,仍然给人以极大的震撼。当时我们都是热血青年,在民工忘我精神的感染下,大家你追我赶,拼命工作,用画笔记录下各种劳动场面,记录下民工的劳动姿态。这样的速写一天能画一二十张,为先进人物和指挥部的老河工画肖像,在宣传栏和英雄榜上进行宣传。迟宾老师还专门带领几个同学去指挥部为薛九龄等老河工画速写肖像,画完后迟老师说没有把老人的气质画出来,又重新画,直到满意为止。我画过薛九龄正面、侧面两张速写肖像,在后来的创作中都用上了。我过去画场面速写比较多,画起来还顺手,又加上到处都是鲜活生动的劳动场景,所以画得很有灵感。晚上有的工地灯火通明,我们也出来画夜景。由于我们事先有明确的要求,要记录这一历史性的场面,中间还进行阶段总结交流,并对欠缺的内容提出补充意见,继续完善。对于抛柳枕、大坝截流、滚龙衣等关键场面都从各个不同角度搜集了丰富的写生材料,为后来的创作做了充分的准备。


QQ截图20171222134012.jpg


后阶段天气骤变,大雪纷飞,冷风刺骨,不过迟宾老师还是按计划把我们分成三组去防沙闸、新河道、东平湖等地深入生活,全面搜集创作素材。经过大家二十几天的辛勤努力,留下了一大批充满时代精神和饱含劳动激情的写生作品,为后来的创作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问 :从工地写生回来后,具体的创作情况是怎样的?这次创作过程使您有怎样的收获?

答:创作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 1959 年 12 28 日我们从工地上回来至春节前,这一阶段的任务有三项,重点是创作一套反映腰斩黄河工程全貌的组画;另外一项是各人根据自己的生活体验,构思创作草图;再一项是抓紧时间整理出一批现场的写生稿,为美术家协会春节期间在广智院举办小型“山东省腰斩黄河写生画展”做准备。


QQ截图20171222134038.jpg


迟宾先生在回来之前已经有了一个计划,并事先与学校和有关单位进行了联系并做了安排。因为已经临近学期末,学生如果回校,心易散。所以,当我们冒着凛冽的寒风沿着黄河大堤赶回济南后就直接被送去了山东省艺术馆的排练厅住下,并立即着手进行创作的准备。同时宣布纪律,所有同学都不准擅自回校。我是班长,负责回校到财务处领伙食费,到系保管室领创作用的绘画材料。

当时要求在一个月内完成“腰斩黄河组画”,然后向省委汇报。为什么特别重视组画呢?因为广大群众对这个工程不了解,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而组画可以从不同侧面反映当时的整体情况,看了组画就能够知道工程的整个过程。我觉得这个设想、构思是对的。


QQ截图20171222134109.jpg


当时学校领导给予极大的支持,提供创作所需要的各种材料,并派专业教师帮助辅导。为保证每一幅作品都达到要求,采取分工与集体创作相结合的办法,先由每个人承担一幅,画出草稿后集体讨论,共同进行修改,在短短十几天中就顺利拿出来初稿。这个画册被列为腰斩黄河工程后续宣传工作的一个项目,中共山东省委十分重视,山东省委宣传部、山东省文化厅、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的领导多次审稿,提出具体的修改意见。后期又抽调一部分创作人员到珍珠泉招待所对画稿进行了反复修改,然后在珍珠泉礼堂后厅进行内部观摩,最后由舒同同志亲自进行审定,他提出毛主席和有关领导的形象还需要进一步修改,于是留下王立志、我及其他同学连夜进行修改,最终获得通过。


QQ截图20171222134128.jpg


1960 年,作品的展出受到社会各界的赞扬。这期间,山东人民出版社的总编安林同志和美编室主任于继忠同志坐阵编写相关文字和组织编辑画册的出版。1960 3 月,这本 8 开精装的《腰斩黄河组画》由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图 78),当时别说画册,连纸张都很紧缺,因而其分量是前所未有的。画册中共选入 29 幅作品,共分三部分:一是旧日黄河;二是腰斩黄河;三是害河变利河。其中第一、第三部分是根据相关材料进行创作,由八位专业美术工作者负责。第二部分“腰斩黄河”即我们根据写生创作的组画,共二十幅,此外开头一幅《毛主席视察黄河》(图9)也是我们创作的。

1960 年春节过后,创作进入第二阶段,我们班以创作课的形式全力投入创作。学校领导更加重视,把这项任务作为当时的中心工作来抓,校长刘胜春和美术系的领导亲临现场,进行指导,给大家鼓劲。同学们更是干劲十足,当时提倡破除迷信、敢想敢干、打破框框、勇于创新,我们这些没有创作经验的学生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胆气,首先确定画一幅表现黄河截流雄伟场面的大型作品作为这次展览的核心,借用当时工地彩门上的“举世奇创”四个大字为画题,以集体创作的方式,集思广益、反复推敲,完成了 1 8 尺的大型国画创作。还用年画、国画、水彩、剪纸、素描、漫画、宣传画等形式创作了《大战龙门口》、《滚龙衣》、《比武》、《截流胜利》等几十件作品。这期间参加服务团专业美术工作者创作了油画、年画、素描、水彩、木刻等作品三十余件。

谈到收获,我对有件事印象特别深刻。当时我们去工地时都带着速写本、速写夹,每人画几十张甚至上百张速写。后来几位年纪大一点的画家去看我们这些学生的作品。青岛的陶天恩先生看了我的画,给予了肯定,说我画得很多、也很好,给我指出一个缺点:当人物众多时不能一个一个地画,要分成组、有疏有密。我立即改了,马上就见效了。对这一点我印象很深而且受益终生。后来我想,画画的道理并不是很多,能够把握好重要的几点就很好了,陶先生讲的这点是“整体关系”。

问 :您能谈一下这些作品在北京展出的情况吗?

答  : 1960 年 4 月初《举世奇创》完成,1960 4 17 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山东省文化局、中国美术家协会山东分会主办的“山东省腰斩黄河写生画展”在北京故宫乾清宫西庑开幕,展出作品 126 件。


QQ截图20171222134142.jpg


新华社于 4 月 16 日预展时即发出专稿,所以正式展出的当天,不仅驻京的《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北京日报》、《北京晚报》等刊发了展览开幕的消息,《文汇报》等不少外省报刊也同时发表消息,使展览引起全国各界的关注和社会的强烈反响。一个多月中,参观人群踊跃,除了美术界和社会广大群众外,主办方还邀请了在京的外国友人参观,苏联、印度以及非洲的艺术界同行参观后纷纷留言,对展览给予高度评价,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前所未见的中国画展览”。苏联友人马赫林在留言中特别提到“中国艺术家的现代绘画给我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这是表现中国人民现代风尚的范例”。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美术》月刊编辑部的专家、师生,在京的著名美术家、理论家以及上海、辽宁等地的美术家都参观了展览(图 1014)。上海美术家协会的老画家唐云、陈秋草参观展览后兴奋不已,题七绝一首:“腰斩黄河降巨龙,人民志大力无穷,山东崛起如椽笔,写出丹心一片红。”郭沫若同志仔细观看了全部作品,倍受感动,当场赋诗一首“投柳枕,滚龙衣,廿二万人齐协力,驯服黄龙把头低。工人作画,农民题诗,创业果然举世奇。黄龙笑眯眯,从此为人民谋利益,灌溉发电养鱼,改变天气,听党的指挥,百事百遵依”(图 1517)。展览至 5 25 日结束 , 展期历时 35 天,共接待观众 43295 人,成为当时影响最大的美术展览之一。

4 月 22 日和 23 日,北京美术界的专业和业余作者分别举行了两个座谈会,出席 22 日座谈会的有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刘开渠、叶浅予,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吴作人、蔡若虹,中国美术家协会秘书长华君武、副秘书长张悟真,北京中国画院副院长陈半丁,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齐速,在京美术家李桦、古元、艾中信、董希文、惠孝同、张光宇、黄永玉、王琦、潘洁兹、郁风、颜地,《美术》月刊主编王朝闻、副主编力群,中国美术家协会内蒙分会秘书长官布等三十余人(图 1820)。迟宾同志在会上介绍了带领服务团深入生活和组织创作的情况。会议的发言者一致肯定:展览会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画展的作品带来了水利工地上紧张的战斗气氛,给人强烈的感染,作品气势磅礴,体现了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的精神。美术家热烈赞扬青年作者的突出成绩,说他们的可贵处首先表现在创作的道路正确、听党的话,而且身体力行,投入生活,努力从思想感情上与劳动人民打成一片,充满热情,歌颂我们时代的先进人物和宏伟事迹,勇于创新,勇于突破。老画家们说,感到后生可畏、青年一代在向自己挑战是令人兴奋的事。会上还对中国画的技巧能否反映现实生活展开讨论,认为尽管青年人在传统技法的掌握上还有欠缺,但在题材与表现形式上的大胆突破推动了中国画传统技法反映现实生活的探索实践。 ②

1960 年 6 17 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全国美展在首都开幕,“山东省腰斩黄河写生画展”的近一半作品入选了这次全国美展。《光明日报》在 6 18 日刊登的简短消息中又一次提到“中国画部分,有场面宏伟、气势磅礴,反映当前斗争生活的《举世奇创》……”(图 21)。通过展出和宣传媒体的重视,使“山东省腰斩黄河写生画展”的影响愈加扩大。

展览期间和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内,全国各大报刊纷纷选登作品和发表评论文章。《人民日报》以大半个版面刊登了《举世奇创》并配发了力群同志《歌颂英雄的图画 — 看“山东省腰斩黄河写生画展”有感》的评论文章。《美术》月刊在 1960 6 月号的封面上刊登《举世奇创》,并先后在三期中发表了有关本次展览的介绍和评论文章多篇,主要有:《美术》月刊记者采写的《反映新时代,歌颂新英雄 — 山东腰斩黄河写生画展座谈会纪要》;山东艺术专科学校学生写的《服务一个月,胜读一年书》;迟宾写的《生产、思想、创作三丰收》;叶浅予写的《读“举世奇创”》评论文章;7 月号王朝闻在《表现人民群众的英雄时代》一文中以“山东省腰斩黄河写生画展”为例,论述了新时期的文艺创作方向。后来王朝闻又在《文艺报》上以《可喜的丰收 — 看腰斩黄河写生画展》为题发表了专门的评论文章,并刊出《举世奇创》及一批其他作品;《漫画》杂志在刊登歌颂民工不计报酬的漫画《多余的工作》的同时,还发表了华君武的评论文章,华君武先生以此画为例对“歌颂性”漫画提出新的见解。《光明日报》、《北京日报》、《文汇报》以及大批各地报刊纷纷选登作品和发表评论。至 1960 年底,仅收到的刊有《举世奇创》及其他作品的报刊样本就达四十余种,山东艺术专科学校美术系办公室还专门立账,负责接收稿酬,成为当时系里一笔小小的收入。

正是由于这次展览的巨大影响,在 1960 年 6 1 日召开的“全国文教群英会”上,建校不到两年的山东艺术专科学校被推选为“全国教育和文化、卫生、体育、新闻方面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单位”,刘盛春校长、于希宁教授代表学校参加了这次盛会,使山东艺术专科学校在全国扩大了影响。

问 :从今天的角度,您能否谈谈对“腰斩黄河”工程和此次创作活动的整体看法?

答  : 这里好像涉及到几层意思,首先是“腰斩黄河”工程本身,它的成败得失应该由历史学家去做结论。我只是从个人的感受谈点看法。

首先,这个事件过分强调人的主观因素,工程本身缺乏科学的论证,并片面强调“土法上马”,违背了科学规律,最终导致失败。就连三门峡水利工程不也是因为不能客观、全面地听取各方论证意见而导致最终失败吗?况且这里的“土法上马”并不是迫不得已而为之,在一定程度上是“为土法而土法”,是排斥科学的。例如数万民工的水利工地,竟没有一台机械设备,没有一辆用于生产的汽车。我们在现场写生时,很希望能有推土机啊、挖掘机啊、吊车啊、汽车啊出现在画面上,既有工地气氛,又增加构图变化。后来进行创作时,有的同学擅自在画面上加了点车辆、机械等,审稿时被要求一律去掉。巨大的土方工程全部用人力独轮车和地排车运送。其实当时我们不是没有条件,国产解放牌汽车、东方红履带拖拉机、推土机到处都可见。这种“为土法而土法”不尊重科学规律,导致失败是必然的,听说五年后这个大坝被炸掉,而人民群众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第二个层次是如何看待当时几十万民工的忘我劳动和无私的奉献精神。当时的广大民工满怀着对共产主义美好社会的憧憬,希望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实现“腰斩黄河”工程所描绘的未来幸福家园的美好蓝图,这种积极精神是不能一概被抹杀的。我们在工地和他们相处的二十多天中,目睹了民工们在抛柳枕的激战场面中超强度的劳动,抱着巨石飞奔、用肩膀硬是把十余吨重的柳枕顶入水中。“滚龙衣”的民工在高空结网,随时都有葬身浊流的危险;防沙闸工地挑灯夜战,彩旗招展,寒风卷着鹅毛大雪在探照灯的光柱里飞舞;突击队员在宣传队的狂呼声和震耳欲聋的锣鼓声中光着臂膀推着过千斤重的独轮车狂奔,雪花落在身上变成了热气,连插在车上计数的筷子都不要了。这种无私忘我的拼命精神让我们无比感动,有的同学有感于此,创作了漫画《多余的工作》(指记工员往车上插筷子计数的工作)。不过我们对工地上组织这种近乎残忍的疯狂竞赛,心里有种不敢说的隐疼,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觉得太缺乏人文关怀。应当如何评价这种牺牲精神?我觉得文艺作品的创作还是要歌颂他们的真诚情感和劳动热情。

此外,对当时特定历史时期的文艺作品也不能一概否定。例如“腰斩黄河”水利工程,当时大搞水利建设没有错,自力更生、奋发图强没有错,破除迷信也不错,“土法上马”也不全错,只是违背科学规律,才导致最终的失败。但画家为在这一过程中人民群众所表现出来的积极性和奉献精神所感动,而且怀着一颗真诚的心去表现它、歌颂它是值得肯定的。《举世奇创》以及“山东省腰斩黄河写生画展”中的其他作品所表现的是 20 世纪五六十年代人民群众艰苦奋斗、勇于挑战的精神,所以它仍然具有艺术价值和存在的意义。

另一方面,这样的大型中国画创作,画面中场景与人物的结合以及用传统笔墨表现如此激动人心的场景是前所未有的。这次展览与同期展出的“东北三省美术作品展”共同产生的冲击波,打破了仍然以传统文人画为主体的中国画坛的沉寂,因此它顺应了中国画改革的历史潮流,这正是画展在美术界引起震撼的内在根源。后来蔡若虹先生以《小人物可以办大事,中国画可以反映生活》为题写过一篇文章,对这次画展做了深层的分析,认为这些由青年学生创作的作品尽管在技巧上存在诸多不足,但正是因为他们没有包袱,所以可以想到哪就画到哪。针对当时中国画“旧瓶装新酒”的改革模式以及由此造成的“中国画不适宜直接反映生活”的消极舆论是一次巨大的冲击,从而推动了中国画创新的步伐,所以它的意义远远超越了作品本身。参加这次创作的青年艺术学子深入生活第一线,从火热的生活中汲取创作题材,以开拓性的精神大胆进行创作尝试,敢于突破老的窠臼,并取得了成功。即便以现在的创作标准审视,仍然是值得肯定的。正是这次创作实践,使这些青年学生得到了空前的锻炼,深深地影响了他们后来的创作道路,使他们中的不少人成长为山东省的美术创作骨干。

问 :丁老师,通过您详细介绍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腰斩黄河”美术创作活动,让我们年轻一代感受到了那个既陌生又仿佛熟悉的时代氛围。最后,您能谈一谈您当时在学校中的学习、生活情况吗?

答 :说来话长,1957 年是山东师范学院艺术系在全国院系调整后招收的第二届五年制艺术专业。我们班的三十多名同学是从全省一千多名考生中经过两次筛选选拔出来的。从后来的发展看,这批学生的水平应该说是较高的,所以入学后,个个都踌躇满志,怀着画家梦勤奋地学习。当时的班主任杜牧野老师亲自参与了招生工作,他对这班学生的入学水平十分满意,对我们更是倍加鼓励,所以大家也信心十足,一个学期下来,专业上取得了显著的进步,真正跨进了专业学习的门槛。

不过这种情形并未持续多久,在学校的学习便一度受到当时社会形势的影响,大家只能想方设法找机会画画。当时山东艺术专科学校大门两侧墙上的大字标语是“艺术为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提倡反映当前火热斗争的画作。只要不上课,我们几个同学便夹着速写本上街,画建设工地、画各种人物场面。当时我们班由靳涛老师辅导,他有多年的创作经验,他开导我们:不管什么美术创作,不就是画人物、画场面、画动态、画形象嘛,内容不过就是一个题目,这比音乐、戏剧专业的学生好多了,他们上街演活报剧,天天喊十五年超过英国,跟专业学习不沾边,你们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我们班的同学这个阶段在人物动态造型、人物形象刻画以及构图方面得到了很大的锻炼,为 19591960 年“山东省腰斩黄河写生画展”创作的成功打下了基础。

我当时是班长,我感觉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不学习干什么呢?专业是美术,又对画画有着由衷的兴趣,晚上便自己去教室画画,而且我们经常拿着速写本上街去画。那时空余时间比较多,一有机会我们就走出校门,但都是单独行动,不敢一起走。汽车总厂、农具厂、拖拉机厂等,我们都去过。到一个钢厂,带着系里写的介绍信,厂里就允许你在那里画。我自己带着午饭 — 一小袋地瓜干,跟工会打个招呼,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们会提供饮水,那就很好了。作为一个年轻人,当时觉得出来上学不容易,能有机会画画就感到很高兴了。

因为我画速写比较多,《大众日报》约我给他们当通讯员,报纸不断发表一些配合政治形势、配合社会活动的速写,比如支援农业生产类的,这种宣传方式一直持续到 80 年代。报社定期给我采写提纲,比如去农具厂、描写修拖拉机、修水泵等场景,都需要以速写的方式进行宣传。因为我画的比较熟练,稿件也符合他们的要求,所以报社一有事情就找我。那时候大家普遍很穷,自己家庭生活也困难,父亲去世早,没有经济来源,我姐姐在医院工作,她每次在开学前给我一点生活费。我们一个月发 11.5 元的伙食费,再加上报社给的稿费,一幅画 6 块钱左右,组画可能十几块钱,在当时是很可观的收入。

学校当时成立了一个通讯组,要求集体参与投稿,但后来有的人不愿意画,有的基础不好画了选不上。报社编辑室主任找到单位书记,说给党报投稿是宣传党的思想,我们欢迎你们投稿,只要质量好的稿子我们都愿意发。

对我而言,在艺专的学习收获还是很大的,影响到我整个的创作道路,最真切的体会就是“深入生活”,一定要体验生活、要写生,在现场画,而不是现在时兴的“采风”,采风仅仅是蜻蜓点水式的。只有深入生活,长时间熟悉你表现的对象,才能发现别人没发现的东西,我对这一点体会很深刻。

 

(根据录音整理,已经本人审阅。文中图片均由丁宁原教授提供。)

 

①参加“山东省腰斩黄河写生画展”创作的专业美术工作者名单:迟宾、陶天恩、张镇照、陈皋、吕学勤、陈光达、孙文松、赵景昌。参加“腰斩黄河写生画展”创作的学生名单:王立志、孙敬会、张逸民、杨耀、丁宁原、孙爱华、曲佩林、牟桑、杨文仁、孙顺正、赵建源、张金庚、陈宗林、吕麟书、赵克正、李宗林、王世芳、宋守宏、赵立刚、时述富、孙保基、张鸿儒、李俊修、孟昭勤、李桂生、王学茂、李保亮、于安民、杨绍路、黄墨林、秦汝文、罗永臣、杜新民、刘龙庭、李奇煜。

②见 19606月号《美术》月刊《反映新时代,歌颂新英雄 — “山东省腰斩黄河写生画展”座谈会纪要》。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9:00-17:00【16:00停止入馆】 周一休馆(国家法定节假日照常开放)
馆址:济南市历下区经十路11777号(燕山立交桥东2公里) 咨询电话:0531-81305008
版权所有:山东美术馆.Shandong Art Museum.鲁ICP备16044980号.


全站检索

  • 全部
  • 新闻
  • 展览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