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动态

【美术史研究】回忆戴秉心教授

编辑:文/ 朱铭 原山东省政协副主席、美术史家    发布时间:2018-01-03    访问量:1500次

记得每年的开学典礼 , 总是由担任着系主任的戴秉心教授向新生介绍老师们的姓名,他南腔北调地念着每个老师的名字,常常引起一阵阵哄笑,戴先生并不在意,总是同大家一起爽朗地笑着……年复一年 , 年年如此。学生一届又一届,来了又走了,戴老的头发也从黑变白了,看着党的美术教育事业一步步在发展,学生一年比一年多、一年比一年好,他心里常常高兴得不能自已,脸上总是挂着天真而深沉的笑容。这情景回想起来如同在眼前一般,但是满含微笑的戴秉心老师。作为山东美术教育事业上的老前辈,他的教学思想和艺术思想当然有不少值得我们总结和学习的地方,今天愿以这篇短文,作为这个工作的引子。


QQ截图20180102095909.jpg


戴秉心,原名炳鑫,1905 年 2 5 日生于浙江省金华县城。1930 年,与我国著名画家,现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的吴作人先生同期赴比利时留学,就读于昂维斯(安特卫普的旧译)之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1934年毕业后,又进比利时皇家艺术研究院油画科深造。比利时是佛兰德斯画派的故乡,产生过鲁本斯、凡·代克等著名大师,但是,18 世纪以后,比利时艺术受法国的影响较大,在戴先生留学的那个时代,欧洲画坛立体派、野兽派刚刚招摇而过,表现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则方兴未艾。作为法国近邻的比利时,它的艺术几乎是巴黎画坛的缩影,连保守的美术学院和研究院也难免受其影响。据戴先生的介绍,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比较重视基本功训练,执行的是传统的古典教学体系,而研究院实行工作室制,开设工作室的大部分是前卫派画家,这里的空气较为激进,几乎当时法国最时髦的流派在这里都有。戴先生在研究院的两年中,学习的也是野兽主义、表现主义,再加上佛兰德斯浓烈色彩的传统因素以及互相交融的产物。


QQ截图20180102095926.jpg


1936 年学成归国时,正值抗日战争烽火点燃,戴先生在苏州、重庆各著名艺术院校执教。新中国成立前夕,担任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教授和教务主任之职。1951 年,全国高等院校院系调整后来到山东师范学院艺术系,1958年成立山东艺术专科学校,戴先生为美术专修科主任。戴主任可谓平易近人、从谏如流,他一方面认真学习党的教育方针和文艺方针,努力改造世界观,为党的美术教育事业尽心尽力;另一方面他能够团结同志,以身作则,为人师表,不管酷暑寒冬,他总是提前到办公室,亲自打扫卫生。他经常听青年教师的课诚恳地帮助他们掌握教学规律。一直到 20 世纪 70 年代,他仍担任十分繁重的彩画教学任务,包括水彩和油画。50年代时,美术院校同全国其他院校一样,全面贯彻苏联的教学体系,强调严格的写实基本功训练,同戴先生在比利时所学的那一套西欧体制 , 是十分不同的。在这时,戴秉心先生一方面努力接受新事物,改造自己,另一方面也并不否认自己过去所学中的正确因素和有益成分。不过,在教学中,他很少谈起西方的现代流派,更很少谈到自己。

1961 年,在山东艺术专科学校美术科展览室举行过一次有相当规模的戴先生个人作品展,展出油画大约百余件。由于同学们的教请,戴先生心情格外激动。在不拘形式的漫谈中,他风趣地谈到了自己,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学生举办的刊物《艺术学徒》,刊载了这次讲话的一部分记录,所以我们今天还能记得一二。我在比国留学的时候,不少老师是搞新派的(指立体派以后的西方前卫画派),我的老师特别欣赏我的作品,说“戴君的画具有东方风格”,我想这一方面因为我本来就是东方人,另一方面,我感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特别爱好音乐……小时候我的家里是开槽坊(即酿洒厂)的,邻居有一位年龄与我相仿的姑娘,喜欢唱歌,我常常吹笛子为她伴奏。后来父亲送我到杭州念蚕桑中学的时候,我还偷偷到音专去学二胡。以后我学习了美术,也总是忘不了音乐,并且觉得画画,特别是使用颜色画画,就像弹琴一样,是一种美感的创造。这次谈话给作为学生的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为戴先生平时沉默寡言,即使说起话来,那南腔北调的口音听起来也很吃力,像这样爽快的谈话是不多的。


QQ截图20180102095947.jpg


对于戴秉心先生的油画技巧,拘泥于追求“像不像”、“准不准”的我们,是不太理解的。记得大约是 1954 年,老师们为劳动模范画像,戴先生也满腔热情为某机床厂的一位女劳模画了一张头像,他以粗放的大笔触把人物画得满面是浓重、强烈的红色和绿色,引起了人们的非议。不过,戴先生还是把这幅画挂在自己家的墙壁上。我曾经作为学生请教过他为什么这样画,他思考着说:“ 中国古代的仕女画有几幅像她本人的呢?那里面所画的,不过是一种士大夫们所追求的畸形美。我的画则是想追求一种稚拙美,这是中国人的质朴的美。没有一个画家不是为追求理想中的美而画画的,像不像,那是照相机的事情。” 当时,幼稚的我们,是不理解戴先生的话和戴先生的画的,现在回想起来,似乎从那些纵横交错的笔触之中看到了戴先生那扁平但充满棱角的额头、鼻子和下颌……又慢慢地看到了他常常是没有表情的面庞,透过这面庞,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思想光辉。这思想同我们民族的传统画论和绘画思想是一致的。到了晚年,戴先生终于热烈地画起国画来,恐怕也是必然的归宿吧。


QQ截图20180102100003.jpg


戴先生晚年的国画不常拿出来给人看,只是在自己家的墙壁上随便挂挂。他用秃笔画飞翔的燕子和穿梭的游鱼,极有韵味。画面上强烈的节奏感不禁又使我想到他与音乐的缘分,戴先生大约可以称得上是一位用画笔作曲的艺术家吧!他晚年出现的艺术上的新转机,是同他对党的关怀与温暖的感激之情分不开的,作为一位民盟盟员,三十年来,他与党同心同德,并积极争取入党,除担任美术系系主任之外,他还是山东省政协委员、省美协理事。


QQ截图20180102103722.jpg


1963 年,戴秉心先生曾因膀胱炎开刀,事后据医生透露,患处有早期肿瘤出现,已经作切除手术。术后,戴先生毫不在意,仍积极参加劳动和各种政治活动。过了 17 年,1980 3 4 , 终因膀胱癌和尿毒症不幸逝世。终年 75 岁。


QQ截图20180102103738.jpg


在四里山烈士陵园举行的隆重追悼会上,省文化厅领导致了悼词,其中对戴先生的艺术成就,有这样一段评价,我以为是极恰当的。

戴秉心教授毕生致力于美术事业,在油画风格的探索方面,有其独到之处。他师承欧洲现代画派的技法,结合东方绘画传统,努力探求油画民族化的道路,其作品在老一辈油画家中具有显著的个人特色和道路。


QQ截图20180102103803.jpg


在回忆戴秉心先生的时候,我们高兴地看到,他所探求和为之努力的课题,在今天的油画界已经取得了可喜的成果,戴先生九泉之下,必定又现出会心的微笑了吧!


QQ截图20180102103817.jpg

 

戴秉心(1905—1980),原名炳鑫,浙江金华人,油画家、美术教育家。

1918 年,就读于金华县立高等小学。

1922 年,就读于杭州浙江省立蚕桑中学,并在私立浙江艺术专科学校旁听美术、音乐。

1924 年,进入私立南京美术专科学校学习。

1925年,转入上海艺术大学西画科学习,之后又在上海东方艺术研究会从事油画创作。

1930 年,获得公费赴比利时留学,考入昂维斯(安特卫普的旧译)皇家美术学院油画科学习。

1934 年,升入比利时皇家艺术研究院深造。

1936 年,应颜文梁之聘回国任苏州美术专科学校教授。

1937 年,抗战爆发后辗转至重庆。

1942 年,任重庆青木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教授。

1943—1948 年间,先后在国立重庆师范学校美术师范科、江津师范学校、四川省立北碚师范学校的美术系任教员、美术科主任。

1948 年,受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校长林风眠之邀出任该校油画系教授、教务主任。

1951 年,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教授;同年调任山东师范学院艺术系任教授。

1958 年,成立山东艺术专科学校,为美术专修科主任。

1961 年,在山东艺术专科学校美术科展览室举行个人作品展,展出油画约百余幅。

1980 年 3 4 日,患癌症去世。

1996 年,中国台湾索卡艺术中心举办回顾展,出版《第一代油画家戴秉心画集》。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9:00-17:00【16:00停止入馆】 周一休馆(国家法定节假日照常开放)
馆址:济南市历下区经十路11777号(燕山立交桥东2公里) 咨询电话:0531-81305008
版权所有:山东美术馆.Shandong Art Museum.鲁ICP备16044980号.


全站检索

  • 全部
  • 新闻
  • 展览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