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动态

【艺苑】气与物游---- 对王衍成绘画艺术中气韵再造的解读

编辑:文/刘文炯    发布时间:2018-01-18    访问量:636次

QQ截图20180118093714.jpg


王衍成旅法著名油画家,被誉为继朱德群、赵无极之后,颇受欧洲艺术界肯定之华裔艺术家。1996年起在欧洲屡次获奖,2003年任法国国家比较沙龙副主席,2005年荣获法国颁发“法国国家文化骑士勋章”,2010年更荣获法国政府颁发“法国国家功勋勋位骑士勋章”以表彰其在文化艺术界的杰出贡献与成就。2010年在上海世博会法国大区馆举办特选艺术家个展。

面对王衍成作品中那种天玄地黄的洪荒古意和疑为天外来物的奇幻画面,要想表达自己的观感,任何通常意义上的语言形式都显得单薄无力,难以形成与之相配的气势。


QQ截图20180118093736.jpg


王衍成曾于1986年至1988年间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深造。作为从事实践类绘画的艺术家,他转而研究艺术史,多少有些“苦修”的味道。他认为,美术史重在分析、研究视觉艺术的风格及其流派的特点,以及与之相关联的社会礼仪制度、民俗、商业等诸因素的联系性,对自己的绘画实践本身难以提供直接的帮助,但是,在上述对诸流派及艺术家个案研究的过程中,可以产生与自己艺术实践经验的碰撞,有助于自己在短时间里整体俯瞰人类艺术的存在。就这样,王衍成在美院期间,一方面静品画论,与历代山水画大师一起在精神世界中逍遥;

一方面用新的视角观察欧洲诸派油画大师,对印象派之后的流派尤为珍视。这一切,为他后来到法国花相当长的时间密切关注塞尚、杜尚、博伊斯,并发现诸抽象派绘画与中国绘画的共同渊源埋下了伏笔。后来,他在随笔中对这一阶段的理解有如此的表述:“20世纪西方抽象艺术绘画大师曾经从东方意象性的艺术之中汲取营养,抽象绘画与中国绘画有共同的渊源,中国人向来就有灵性很强的抽象思维,挥开画笔,这种潜在血液中的灵性就溢发出来。”


QQ截图20180118093753.jpg


在法国学习期间,王衍成利用一切机会,遍游欧洲、非洲、美洲诸国,强烈地意识到文化从根本上影响着一个人艺术风格的形成:“希腊让我懂得了欧洲,非洲让我看到了人类本性的原创动力,美国伴随着对世界探索的梦想,中国则像诗一般神秘,激荡着我对未来展望的情怀。”而此时,他已近而立之年,他深知自己基本的思维与道德观念的形态是中国式的,然而他作品中最初的开拓性,还是体现了画家对西方文明的理解。他说:“法国在人类学、史学的研究领域产生了许多著名的学者,他们从古到今在人类所赖以生存的形式中形成了其文化与文明的思维模式。在这样一个高度重视思辨与人自身的价值存在的国度里,艺术作品……与他们的思维模式也是相辅相成的。”多年后,他又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人作为艺术创作的价值主体,在驾驭着艺术作品的创作时,展现出来的是艺术家在存在当中的主观个性的价值取向。欣赏者也是从历史文化所形成的审美观念上去品读作品的价值。”他深知建立艺术与科学兼备的人格的重要性,于是开始对“纯粹学理”知识作深入探求,这坚定了他抽象绘画创作的价值取向,也促使他快速步入该领域。

身处异文化语境,以他者的眼光回望故土文化,这在林风眠、常玉、赵无极、朱德群身上亦有相似的体现。说到这里,我认为王衍成与赵无极、朱德群是一脉相承的,但无疑他在两位前辈的基础上又进行了新的创造,即实现了物质性的体验在画面气韵中的创造性生成。


QQ截图20180118093812.jpg


王衍成走向抽象绘画,还源于他性格中的两大突出特点,即他兼具霸气、野性的一面和体现着中国传统士大夫对纯粹性娱乐热衷的一面。作为第一个特点的典型体现,是他画面所呈现出的强悍纯度,惊悚的黑白对比,而这又使人联想到他如一个放荡不羁的玩家,超然游娱于画布之上,将个人体验进行淋漓无比的释放。正是上述性格特点,使王衍成在绘画艺术的气韵再造方面取得了一系列创造性的突破。

1.物质感的再造,书写式转化黑格尔曾言:“把形而上的普遍性和现实事物的特殊性统一起来,才能找到艺术美的根,才能理解它的真实。”抽象与具象性因素将如何互相兼容,这是王衍成多年来一直思考的问题。抽象画如果走得太远,就会缺少公共性和交流性。为此,王衍成尝试通过解构与重构,将物质感提炼到极致,创造了一个东方气韵与物质感并存的新经验。

与朱德群、赵无极的画面相比较,王衍成将前二者的书写性特质隐去,而代之以磅礴的、从局部观看具有触摸感的效果,而从整体关系去看又具有强烈的幻动、飘游气息,展现出震撼、洪荒感,这些感觉让人联想到了异度空间。难怪王衍成的一个法国宇航员朋友说:“观衍成的画作,与在太空中所见的感觉极为相似。”这就是王衍成创造的秘密所在,在气韵生动中植入可摸可触的物质性因素,与古人之语“华之外观者博浮誉于一时,质之中藏者得赏音于千古”若合一契。


QQ截图20180118093825.jpg


2.东方神话的再造,气韵的全新飘逸

神话是民族文化记忆的形式,中国远古神话中盘古开天、女娲补天、夸父追日、精卫填海等宏伟壮丽的神话已成为中华文化的一部分。王衍成非常成功地将自己的艺术创作植入这个场中,并赋予其时代特质和个人特点。这是他在具有了全球化生存体验后,将文人画的气韵与神话洪荒糅合,又将现代高科技理解中的宇宙物质感植入的结果。这种“混搭”的震撼,这种创造,在笔者眼中可视为绘画气韵的全新飘逸和东方神话的再造。

3.在机缘的反复中再造,赋予绘画以生命精神

东方艺术具有使观者进入思想平静的直觉力量。王衍成的直觉体现在倚重机缘上,他热衷于绘画过程中产生的冒险性,这促使他不断地“破坏”、“出轨”,他在期待“否定”之后的新画面、那个没有到来的画面。在反复的积累、淹没、再造之后,终于,他把时间画进了画面。


QQ截图20180118093901.jpg


王衍成绘画的过程极少用笔,他往往随兴所至,就地取势而为之,一团布巾、一卷报纸、一片木材都可以帮他在画布上做出“造化”般神奇的笔触。用手直接涂抹画面,对他来说更具有某种虔诚性和仪式感。难怪有人评价王衍成的画有种悟于宇宙的感觉。王衍成习惯将自己的艺术创作转化为日复一日的“修炼”,用过程的时间性来确定画面上笔触、肌理的去与留。这种随意状态下的生发,将他的平和、激越、忧郁、感伤、欢愉、狂喜等情绪物化为他的心境日志似的画布记录。

欣赏他的作品,观者难以想象在看到的画面下到底有多少被覆盖的层,如果将作画的过程拍为DV,逆向播放,将如考古发掘的现场,展现不同时间的地层,那些曾经生命的繁盛与衰枯的印记让人油然生出对生命的悲悯之情。王衍成深谙道家精神的有无相生,他在绘画过程中的反复具有了生命的某种仪式感。他说:“存在告诉我什么是我的艺术,我的艺术在一天天用我的生命历程写完我每一时、每一刻不同的生命感悟。”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9:00-17:00【16:00停止入馆】 周一休馆(国家法定节假日照常开放)
馆址:济南市历下区经十路11777号(燕山立交桥东2公里) 咨询电话:0531-81305008
版权所有:山东美术馆.Shandong Art Museum.鲁ICP备16044980号.访问量:


全站检索

  • 全部
  • 新闻
  • 展览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