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动态

【艺术之窗】触目——郭振宇艺术作品展专家评论

编辑:    发布时间:2019-06-17    访问量:145次

image.png


  副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

  二十多年前,郭振宇带着一群残障孩子接触艺术创作,教他们创作了大量的雕塑,孩子们从内心出发做出来的东西,精神力量更加深远。在郭振宇身上,我看到了一种倔强的干劲,从内心寻找对于自然、历史、文化、生命的感悟,再融汇到作品中,让历史与思考联结在一起。

  郭振宇有着很好的艺术素养,能够保持坚定的学术理想,尤其是在工作上努力的画家,精神的专注和对探索的投入,都是内在信念的集中体现。我们常讲当代艺术,讲东西方文化,但是作为中国艺术家,要围绕内心,从自我出发,从本土的渊源文化中寻找我们自己的东西。借鉴外来,坚持本来。

  郭振宇对于各种形式的艺术语言的把控,是一种文化性的思考。他所追求的学术意境,是对大格局和敬畏的体现,是反复试验、勤奋探索才能形成的艺术张力,也为后来的新的艺术探索提供了基础。作为一位人到中年的画家,这样的艺术成熟度令人欣慰。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

  郭振宇的绘画有很强的特性,其图式在当代艺术语境中富有触目的感动,亦具有诗性的表达。


image.png


  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著名理论家张晓凌:

  郭振宇的展览从改革开放40年美术发展的线索来说,不单纯是一个个人展,而是从1980年代开始的、在20世纪90年代中断的探索精神,在郭振宇的身上又回归的一脉相承的展览。作品展现出郭振宇对人存在的思考很重要,思考的整体水平要比20世纪80年代那一代艺术家强烈得多,在深度与广度上要远远超过20世纪80年代,这种广阔度是光有爱根本就无法比拟。

  今天所有唯美矫饰主义形式化的作品都是与这个时代不相配的。建立在科技之上的哲学时代即将到来,新的哲学就要产生,会产生更大的哲学家。艺术也是这样,它必定在形式和哲学思想之间找到一个命题。振宇作品有这样的力度,他在创作中不断寻求答案,他用火和媒材产生的一种迅速的溶解历史的方式来呈现,把几千年缩进到能达到的一瞬间,反过来是把未来的思考也镶嵌在这炙烤的一瞬间。

  振宇在物质哲学这方面探讨同样达到一个很高的高度。他给自己开拓出一条新的途径,他用火来创作,用高温的猝火来塑写着艺术的造型,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对物质体发现的过程。这个展览产生的力量是巨大的,它有来自于哲学、来自于材料、来自于作画过程、来自于赋予画面的政治主题等等内容。一个艺术能产生震撼,一个艺术家能耐得住寂寞与时间,能够产生持续的震颤感,这就称得上好的艺术。

  郭振宇的作品,应该到国际上去展,仅在中国展是不够的。巴塞尔文献展、威尼斯双年展我们都去看了,这些作品完全可以代表中国参展。振宇名气尽管不太大,突然杀出来就这么生猛,很让人高兴。我的概念就是中国当代艺术主体要换人了,主体必须更新,否则没有希望,郭振宇就是我们的希望!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科研室主任尹毅:

  郭振宇的作品以及他创作用的画室都很令人震撼,在这种氛围里面,应该产生一批能在历史上留下来的作品,特别是山东的历史,已经不可回避。郭振宇本身工作在山东美术馆,这个馆目前是全国规模最大、最美观的现代美术馆,但是他创作的画室是在一个半地下状态,拥挤不堪。这就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对比,看到了他内心的强大和对艺术无可撼动的追求。一般人认为“高大上”的地方、环境应该是美术馆这样殿堂,然而真正的“高大上”应该是郭振宇的画室这样的地方,因为在这儿更容易接近自然、接近生活、接近心灵,更有一种精神的超脱与超越,更容易真正去思考人类的问题、生命的本质、生活的意义。郭振宇无论从观念到技法以及呈现的方式,都有自己独特的思考,一直在坚持不懈的实践,山东确实应该有、中国也应该有郭振宇这样的艺术家。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艺术评论家张敢:

  接触振宇的作品,这种视觉上的冲击力给我造成了很大的震撼。他的作品的意义在于,这一代的艺术家真正对艺术语言本身进行了深入探讨,比第一代中国的艺术家又前进了一步。同时他把自己以前的纤维艺术创作实践,很好地融进现在的作品里面,他用编织做的《根》,使我们经常见到的东西陌生化,从而赋予它很深刻的意味和内涵。他不是为了材料而材料,而是为了要表达的一种渴望——“我”需要用这个材料才能表达内在的需求,材料的使用就变得很真实。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是工具尝试上,工具、材料的变化也会导致艺术风格的变化。振宇在创作的时候使用火,这一点也是很震撼的。振宇是拿火锥当画笔来使用,工具的尝试产生出的特殊的效果也是一般过去的艺术家达不到的。

  第三点是他行动的介入,振宇在创作过程中的行为本身已经成为创作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主体,这里面又有偶然性,又有必然性,偶然性是指颜料泼出来以后不能控制每一个水滴的走向,但是泼的过程他是控制的,从这个意义上讲确实是他艺术语言的一个很大的拓展,所以振宇这方面是创造的,这种创造方法实际上是对抽象艺术进一步的思考和延伸。恰恰是抽象艺术,可以把观众的思绪带到一个更深远的层面上,我们也期待着振宇再创作更多优秀的作品。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教授、艺术批评家夏可君:

  振宇很敏感。作品一方面跟世界有关,跟技术时代有关,跟宏大的主题有关。一方面又不丧失个人的诗意,像《蒹葭》《平林漠》,接续中国《诗经》的源头,很多标题都有他个人化的一些习语,他制造了一些沉默的、哑然的谜语在里面,这个是他作品的独特魅力。

  他绘画又具备着深层的语言逻辑。他的感觉逻辑开始于一个现实的、沉痛的、灼痛的事件,形成了从事件开始创作的真理性,在残破物里面他寻求一种救赎。他第三个特质是在残缺物的里面形成一种感知力的张力。振宇的作品对我们这个时代有一种例外状态的独特寓意,这就是一方面他在表现废墟,在向地下坠落、残破,另一方面他又展现星空,是向上的力量——世界塑形感知力,这种感知的矛盾的张力在他的艺术里面塑写。振宇在精神上反思所有的文明发展对人类史的意义,这种反思是指向终极的,是含量巨大的、带有自律、警示、劝诫思想,同时还饱含着优美的中国文化的历史诗意,一种悠远的、深沉的、担当的,怀国忧民的二者结合纠缠难解的史学情愫。


  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秘书长杨卫:

  我是第一次看到郭振宇先生的作品,第一个直觉,就是真的回到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语境当中,重新感触这种把生命融入到作品中的情怀和力量。80年代以来的大灵魂、大情怀,大的宇宙观、人生观、生命观,好像在我们中国当代艺术的语境里面越来越式微,好在有郭振宇这样的艺术家重新把这个文脉承接起来。郭振宇的艺术在改革开放近几十年以来大的文脉里面、是在一个主流的线索里面,一方面针对了艺术史的逻辑,另一方面针对了当下这样的矫饰的现状和精神式微的艺术现状,所以二者是有强烈的针对性。

  另外一点是关于振宇作品的语言问题,他过去做过纤维艺术,但是他的作品基础还是绘画,他的语言很到位。他的作品已经非常完善,他用绘画来表现观念。纯绘画已经有材料的因素,使得绘画画得非常饱满。未来不妨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干脆走向空间,另外一个就是保持一个绘画状态、绘画感,相信郭振宇先生都会做得很好。


image.png


  中国美术馆艺术批评家王萌:

  第一次看到郭振宇的画确实特别出乎意料之外。他的艺术引起了不同角度的关注,这些角度本身形成了大家的差异性,这种差异性通过郭振宇的个展呈现了一个真实的形态结构,这种真实的结构形成了不同维度的意义的生发和真实的共在机制。在山东这样一个环境当中,在那样的运行系统下能够出现这样的艺术家,就会形成一种“郭振宇现象”,这本身就是具有研究价值的现象。“触目”这个主题很有价值,和他的艺术所形成的美学氛围,加上“触目”给我们带来的一种“刺痛”,在这样的一个非常复杂的艺术世界里,这种真实的状态当中我们应该从很多角度展开讨论。

  郭振宇的艺术,有的是关于电影、艺术史、包括哲学、人类文明的哲学,甚至包括一些传统文化,他的维度、他的触角是很丰富的。他的动力来源是他个人的一个独特的生命,在一定环境当中的一种兴趣引起了如此持久、如此持续的艺术创作。


  策展人孙欣:

  看到“触目”这两个字,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震撼。它带来一种消解,仿佛是有一种力量在字意背后产生。作品中感受到有一双隐形的手,这双手消解了观众作为单纯观看者对观看的意义。同时作品中有触摸者和被触摸者的双重意义,这样使得我们在观看的时候产生了一种逆向的反思,对于人的存在,人与人、人与宇宙之间的神秘联结的反思。在当代有很多图像极具象征意味,在振宇的作品中感受到的是可触不可见性。题目起得非常好——“触目”——很有力量感,作品传递的是一种废墟美学,而废墟是在任何时代都存在的一种形态,它作为历史存在的物证,同时也以残缺的形态保存了过往的一段真实,这个性质使得人从心理维度上对于死亡和再生、对于残缺和对抗之间的相关问题产生思考。

  郭振宇并不是一个哲学家,却是具有哲思的艺术家,这个方面抛出的比较宏大的问题,一个是人类的固有定律的问题,这是宇宙的终极问题。不同于以往的历史废墟、工业废墟、城市废墟和战争废墟,现在我们即将面临的是一场“生命的鲜活的体验”即将成为人类的“心灵废墟”,因为人工智能的出现导致了我们即将面临未来的可能性的废墟。当我们所有的生命正在面临信息和人类的生命体验倾斜的生态危机的时候,是不是有新的废墟美学等待着我们唤醒、发现和表达?这个方向正是郭振宇呈现的结果和以后深化、发展的方向。

  我们看个展的时候,实际上是在观看艺术家内在的肖像,我们希望通过展览去看到他的知识系统和美学判断,以及在经过文明广度和本土文化上建构出来的真实自我,郭振宇正在形成这样的一个自我。


  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杨松林:

  面对本次展览展出作品的视觉震撼力,让我再次想起20年前郭振宇的教学,他带领残障学生找到了一条通往艺术的路径,用艺术为特殊人群打开心锁、展开想象的翅膀。当时年纪尚轻的郭振宇不仅潜心特殊教育,更对艺术创作有着独到的见解、深远的眼光和深刻的思索,他融汇西方的艺术语言,却对中华传统文明有着深沉的热爱和自信,并坚定未来艺术领域的繁荣之地必将在中华大地上。20年后的今天,当年的热忱与志向和他一路探索沉淀的智识全部体现在他的作品上,他自身的发展就是沿着这条路前行的。他的创作从来不是突发奇想的,而是有目的、有意识且带有敬畏之心的,抓住艺术的本体寻找表现的方式与方向。好的作品展,就是能让人们产生强烈的共鸣或者是好奇心,渴望从作品中看到艺术家怎样看待世界、怎样描述世界,从而得到视野的开拓和思想的引领,郭振宇艺术个展一定能做到。展览海报里的那一团火不仅是郭振宇的创作过程,那是烧向艺术界的新火,为观众打开新视野的同时也为艺术同道发散思路。当下的艺术缺乏什么?历史的、世界的、宏观的视野,有良知的艺术家对当今的人类生存和发展问题的责任感、使命感和紧迫感,真正与时代相贴合的力作,这些都是这次展览能够带给我们的思考。期望郭振宇通过这次展览走出他多年所投入心血的自己的艺术之路,把中国文化的智慧反映出来,深刻地认识世界、认识自己。



image.png

  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山东美术馆馆长张望:

  我本人其实(来美术馆之前)对郭振宇并不熟悉,但是很早接触过他的作品,对他作品的辨识度更高。虽然他的作品带有一种情感宣泄的表述,但他本人在工作中却是非常细腻的。作品风格和做事风格的反差,让他成为一个有趣的人,他内在的思考是非常细致、理性、有条理的。后来熟悉了之后,我去到他的工作室,发现他的工作室简直乱七八糟,可是走进他的休息室,却是一尘不染,这种反差太有趣了。

  郭振宇是山东籍艺术家,大家都知道,山东是美术大省,也是美术教育资源大省,无论是创作团队还是市场规模,都能体现山东对于文化艺术的推崇。但是很多人对山东也有一些误解,认为山东的整体面貌是保守落后的,我觉得这次郭振宇的展览会让人们对于山东艺术家的印象有所转变。现阶段,山东美术馆在计划山东当代艺术展项目,主题就是想讨论“山东有当代艺术吗”,这是个开放式的命题,也是一种学术的思考。山东很多艺术家都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过程中做着贡献,郭振宇就是个代表。

  今天我们看到这场展览能够发现,郭振宇是一个启示——山东在中国当代艺术的表达应该也会有一番成就。刚刚范院长的话,我很赞同,那就是中国的当代艺术不能简单模仿西方,如何在西方产生我们自己的影响,这是个需要好好思考的大问题。山东作为传统大省,如何渗透当代艺术,把当代艺术做好,郭振宇这次的展览可能就是个新思路,这是值得关注和探讨的。


  济南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党组书记、诗人刘溪:

  有一次到山东美术馆去,就到他画室看到了他的作品,觉得和周围的山东画家不一样,让我很吃惊。到了今天的现场,第一个感觉是很震撼。我只谈两点:第一点,我对振宇先生绘画的气象很有兴趣,用司空图《二十四品诗》来说的话,感觉他的画更雄浑。我认为跟他本人的气质有关系,因为一个艺术家作品最终呈现出的还是他的个人气质,因为他能驾驭得了这种宏大的物象、动作、行为,比如振宇拿着火枪或者创作编织作品就能感觉出来,他是有力量的,这和他本人的形貌也形成了一个反差——一直觉得他是温文尔雅,谈吐甚至都有点羞怯,没想到出来的创作是这样的。刚才都谈到了“八五”时期的那种理想主义或是英雄主义脉络的接轨,这几天我也在读霍金的书,霍金虽然身体状况是那样的,但是他的精神力量是蛮强大的,我在想理想主义内涵的东西和英雄主义的精神都有共通之处的,都有雄强的精神在里面,不知道振宇是不是对哲学感兴趣,但是我在他的画中感受到了这些,这是从气象来讲我对振宇作品的感受,特别是山东这样一个传统深厚的地方,传统的东西太多了,当代的语言形式呈现凤毛麟角,振宇的作品很让人震撼,我都没想到我的朋友中还有这样一位用这种形式创作的,非常了不起,希望振宇能给山东带来一些改观的东西。


image.png


  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美术理论艺术委员会副主任郑岗:

  郭振宇的绘画有着浓郁的表现色彩,作品的倾向是对中国文化某些概念的反思——他的作品中有种平面的力量向外舒张。这种平面结合了感觉、感受、感应——感觉是主动性的,感受是抒发性的,感应是内在的,这种内在有强烈的意义在律动。张晓凌先生说过“振宇的画有国际范”,我也看过张晓凌先生对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质疑的一篇文章,确实如他所质疑的现在的某些当代绘画失去了精神。从振宇的画中,我看到了蕴含生命感的迹象。有人厌烦生活,甚至厌恶生命,把本该属于生命一部分的生活问题弃掷于生之外,不怜惜生命。为什么你要置生命于度外?生活真有解不开的疙瘩?其实,艺术就是解疙瘩的办法,就是解析心灵的疙瘩。

  中国绘画老是讲笔墨,将笔墨的最高境界释为气韵生动,这句话界定了笔墨的境界源于天生,但思考是后天的。振宇的绘画是以油画表现了他的思考,且有着强烈的中国感受。这种感受绝不是什么皮影了,剪纸等传统的东西放在现在,以此称当代——把传统的东西放在当代的环境中“创造当代”。譬如威尼斯双年展的那件作品就是代表。我们倡导传统是指对传统有赞,也要有反思。我们常自豪地讲是龙的传人,龙是有长虫演化而来。难道我们是“长虫”的衍传,而不为人的子嗣?一味把过去抬高到不可逾越,这样去倡导是错误的。振宇的绘画反思了一些问题——关于生生,关于见识……

  振宇的绘画最初给我的感觉是平实的,但后来发现他的平实里有一种变化。第一次看振宇的作品是穿过狭长的通道来到地下室,在一种阴森森里感受一片片灰色。但,现在明白了,振宇的绘画就是渴望生命的表现,就像当年他带着聋哑学生办展的情形一样。渴望生命,应该是艺术家最珍贵的情感。并不是拿精神来渲染艺术,而是渲染艺术背后的东西。艺术的形式就是看到的东西,这是本应做到精致的。面对生我们乐于亲近,面对死亡我们都不会也不敢去触摸。艺术也应当神圣,不要轻易去触摸,随便地触摸。随便讲写意,还要捎带上精神,好像写意精神是我们的国粹,那是儿戏。很多中国画随便就讲气韵,随便就讲传统,真正的艺术不是这样,真正的艺术是当下生命着的。诋毁生命的事是碰不得的,乱用艺术精神更不能随便。

  我为什么相信振宇的绘画里有精神,因为振宇20多年前带领那批聋哑学生的时候他就已经用到了在无声中聆听生命的主题,思考无声。我们知道音乐是灵魂,无声更是灵魂,绘画就是无声的灵魂,如果你仅仅把笔触当作艺术所谓的抒发性,那你就误入歧途了。你激情自如抹两笔,就相信你是大师,我们不至于这样儿科。在座的各位都有这种经历,不是随便自由地一做就能称之为当代艺术家。如果你随便画随便弄,那是思想的自由,当你用艺术表现出来就一定要有限制,你克服种种限制就是触摸生命的方法。当你触动生命、感受生命的可贵,不在于是否当下,在于生命即将消散的时候,生才可贵,艺术更如此。艺术不是在表达完了以后,而是在表达的过程中达到高度,是精神抛开生命矜持的过程。好多好事者假以传统、假以精神,专事脱离当代文化的事情,回到古人的世界与精神里,轻易就将当下社会给抛弃了。感谢振宇的绘画给我了一些启示,振宇的作品有着内在的思考,有着对生命的尊重与珍惜,它让神秘充满了向上的动力。


  山东艺术学院副教授、画家,本次展览策展人孙磊:

  当下社会不是简单的可见的社会,而是有一定思想产出的,我们的文化也有着深刻的身体性。中国文化的表述是动作性的内涵,当代艺术也有着身体性的参与。这些作品既是郭振宇结合了早年对于新材料的认知所创作出来的结果,同时也是他对于“触目”的一种感悟。郭振宇创作的大量绘画都充满了灾难意识,充满了对人类命运的担忧,在充斥着基因学、核武器、人工智能等等各类不可预知的危机重重的现实中,必然有一种灾难的感受力,郭振宇以此为基点,触及绘画,构建出一个充满生命表现力的世界。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9:00-17:00【16:00停止入馆】 周一休馆(国家法定节假日照常开放)
馆址:济南市历下区经十路11777号(燕山立交桥东2公里) 咨询电话:0531-81305008
版权所有:山东美术馆.Shandong Art Museum.鲁ICP备16044980号.访问量:


全站检索

  • 全部
  • 新闻
  • 展览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