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动态

【艺术之窗】技精于神定 艺臻于慧凝 ——从“远方的风景”解读赵旸的绘画

编辑:郑岗    发布时间:2019-06-17    访问量:108次

image.png

远方的风景(油画)


  赵旸用很长的一段时间创作《远方的风景》

  赵旸的这幅作品画的极尽写实,极为精到的写实技术能力令人惊诧,作品达到的艺术高度有着无与伦比地美妙之境。应当说在当下中国写实油画中《远方的风景》是一幅上乘佳作。

  这是一幅极其写实的儿童肖像,画面描绘的是玩手绳的女童——肌肤甜润,清灵之气凝脂于娇嫩的脸颊上,犹似清露的双目让我们心生慧心,只觉着这世界上的儿童真就是天使,而我们因为她们的存在深感生命意义的伟大与艺术意义的恢弘。

  画面描绘的是孩子的目光从手绳游戏挪开的瞬间之像,孩子的手还在撑着红色的手绳,但已经在放弃中。

  是因为打扰?还是因为手绳的游戏玩砸了?总之,孩子的目光里有些迟疑,但那是明朗的纯净的迟疑。

  我想正是这样的瞬间才成就了这幅绘画的艺术魅力和赵旸的艺术高度——看似是一个特定的举动,实际这是赵旸在用艺术的手段表达一个人的智慧和觉悟。赵旸以《远方的风景》命名了这幅画,我们也借此进行了一次人文精神的思考。

  画儿童的作品很多,但多是将一些故事性的情节附着在儿童身上,过分强调儿童天真烂漫,或者好学向上诸如此类一些事理上,似乎唯有此才能把握儿童题材的重心。解读赵旸的这幅作品我们可以发现《远方的风景》实际上是一位成熟的艺术家在阐释一种人生经验,在倾心表达素朴的人生理念。

  唐代胡令能写过一首《小儿垂钓》,诗是这样写的:蓬头稚子学垂纶,侧坐莓苔草映身。路人借问遥招手,怕得鱼惊不应人。胡令能以极其朴素的语言状写了童子倾心学钓鱼的一景。他的出神入化,就妙就在“怕得鱼惊不应人”这句上。这是活灵活现、惟妙惟肖,形神兼备,意趣盎然的真实状写。我以为赵旸的《远方的风景》与其相比,大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在此境之外还有衬映生活、反思人生、表达观念的诸多层次的意蕴。

  对女童的描绘与表现,其实就是赵旸对世界最为美丽的、心之向往的渴求的表达——人生与世界应该到处是风景——这风景应该淳朴干净,一尘不染的心灵所寄。

  一个素洁美丽令人温暖的孩童,背后是无尽生长着的透明的又无名的植物,远方的空水妙合无垠——听万物氤氲,从来形色,每向静中觑——神与诗者的和合,奇妙无垠。赵旸把生命之童真意义的思考与判断告诉我们——用“远方的风景”定义这幅画的主题,实际上是他以艺术的角度观照了最为朴实的真挚情怀。

  赵旸一段时间里天天用纤细的画笔,一点一点,一笔一笔画着女童,从微小的点,到毫丝的发,一丝不苟,倾尽其力。这样的功课有些修禅的精神,是专注一境的禅定境界,所不同的是他是在劳作中以笔悟人生,观照明净的境地。

  我们知道技术的精到是一个人最大的精神力的坚定,而艺术的达到与完善一定源于智慧在生活中的凝练。

  ——所以我认为赵旸在其绘画中表现出了一个技臻于至极者,必是一位思达于道者道理。


image.png

纸风车(油画)             小武(油画)


  二

  赵旸说他喜欢接地气地去画画,从《远方的风景》我们可以读出他的这种理念,赵旸所描绘的人物都是普通人。他的作品也让我深刻地思考一个问题,艺术上的接地气不是泛泛地照搬生活。现实只是一种经历,选择并加以思考过的现实则是一种精神态度。

  他作品里的人物就是身边的人,他想画就画了,画前没有过多的杂陈,只是因为他的技术能力升华了笔下的人物,让艺术的魅力在普通人身上展现出一种意料之外的美,令人惊讶。在卢浮宫博物馆、在乌菲兹美术馆……我看到的那些绘画,俯拾皆是此种情形。

  细细品读赵旸的其他作品,我们会发现他是用一种素朴而睿智的目光来凝视生活。以凝视的态度寻找传扬时代精神并加以表达自我解读的通道。那些看似随意的生活,背后其实都有精神的伟力在支撑,人生各种意态,也是生命的触感,这就是写实绘画精神的具体存在与审美表述。

  实际上,西方的油画一直都是在这样的状态上发展,中国的宋代绘画也是这种理念之下的发展。只是,我们只注意看到的表象,没有去理解内在的东西。东西方文化在写实意义上,理念是相通的——推而行之谓之通,举而措之天下之民,谓之事业。宋代的绘画就被西方大理论家与古希腊文明,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一同标举为世界三大写实艺术的高峰。

  回到对赵旸绘画的理解上来,我以为他是通过形象与理念的交合,以技术的完美表达,不左不右地呈现出他的内在精神。以对世界的理解作为出发点,气定神凝地合二为一地诠释这自己的理念——接地气,朴素而纯稚。赵旸让我们在他对不同人物的塑造中,体味着静美,感受着生命的华贵。


image.png

静静的湖面(油画)             灯笼花(油画)


  三

  达到形神兼备的完美,在写实绘画里是需要技术含量的,纯熟的绘画技术能力是必备的,赵旸属于庖丁解牛所描述的那类有着“工匠”精神的智者。

  油画的写实技术,在很多人的理解中是机械的或者是范式的,可以复制地进行,实际上并非如此。技术到了个人手里,每个人的理解、思考和应用是不同的。卢浮宫博物馆里那些绘画大师的真迹,虽是几百年前的作品,但它们依然泛着生活的气息,而且非常鲜活。

  这是绘画技术带来的吗?

  当然是。面对过往大师们的艺术所展现出的魅力,让我们明白当代性不全部源于当下,当技术精于臻然时,技术可以跨越时光的磨砺,来到当下依然鲜活如初。这里反应的就不单单是形而上,形而下的思考问题,它实质上是技术与思考“互化互裁之”的事情——化而裁之,变道器为一体而臻然。也就是说臻于完美的技术其实就是精神的一部分。

  很多人以为西方古典画家的作品反映的是贵族的生活,所以高贵,这种理解有些片面。如何说?一切生活都应当为生命的存在——因为生命的持续存在含蕴的就是世界最为普遍的价值意义。所有人的生活都是生命的过程,只是人们以不同的理解区分各自的价值观念。

  尽管生命的际遇因人而有所不同,但生命的本质普天下是一样的。赵旸的努力启示了我们一个艺术家应以何种文化态度进行艺术与生活的思考。赵旸用长久的时间画身边的一个个普通人——普通人的精神气质在赵旸精湛的笔下流露出的气息真实而高贵。这就是赵旸肖像画感人之所在——既朴素又典雅。朴素因为他笔下的人物都是身边的人,有真情,气息扑面;典雅因为赵旸珍视他们的存在,并皆以完美的精心刻画来呈现他们的在场。

  我时常去赵旸工作室室喝茶聊天,其实那是我期望探求一位崇尚古典艺术的艺术家,当下的精神。每见他气定凝神地坐在画布前久久作画,深受感染。日常中,言谈举止颇为淡然的赵旸,隐隐有股真气,我观其日行就觉得他的绘画成得益于此。

  技精于神定,艺臻于慧凝,这是赵旸的写照。

2017年2月28日于颖宅


image.png

赵旸,1970年出生于山东济南。1988年考入山东艺术学院。1992年毕业并任教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至今。200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第十届助教研修班。2008年考取山东艺术学院油画硕士研究生。现为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二工作室副教授,文化部中国油画创作院研究员。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9:00-17:00【16:00停止入馆】 周一休馆(国家法定节假日照常开放)
馆址:济南市历下区经十路11777号(燕山立交桥东2公里) 咨询电话:0531-81305008
版权所有:山东美术馆.Shandong Art Museum.鲁ICP备16044980号.访问量:


全站检索

  • 全部
  • 新闻
  • 展览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