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缘何非洲? ——以“山东美术馆非洲雕刻艺术展”展品为例 试析非洲雕刻艺术的特性及其成因

编辑:侯文生    发布时间:2019-07-19    访问量:258次

  近日,中国国家博物馆联合山东美术馆推出了“生命之灵——非洲雕刻艺术精品展”,为广大的观众朋友们带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艺术盛宴。长久以来,在非洲这片弥漫着神秘气息的辽阔大陆上,诞生了太多优秀的艺术精品,它们或是粗犷与妩媚交相辉映,或是幽玄与瑰丽惹人遐思。到底是何缘由,能让它们散发出如此动人心魄的艺术魅力?本文将以此次展览中几件有代表性的作品为例,试图找出非洲雕刻艺术的独特价值及其成因。


抽象性:无拘束的夸张呈现

  非洲雕刻艺术最为突出的特点就是用自由的表现手法,使作品整体呈现出另类夸张的抽象性风格。在身体比例的塑造上,许多雕像都呈现出头大身小的特点,头部几乎占据了全身的 1/3甚至一半(参见展品《森林男矮人》),这就使作品呈现出一种憨态可掬、荒谬怪诞的风格特色,因此这一比例也被世人戏谑又亲切地称之为“非洲比例”。而之所以产生这种奇特的审美比例,据说是因为在非洲人的传统观念里,头是生命最为重要的器官,更是存放精神和灵魂的地方。由已挖掘出的“诺克赤陶雕像”可以证明,“非洲比例”早在公元前700年左右就已经出现,并被之后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们沿用至今。正如艺术理论家威廉・法格所言:“这种把头像(作为生命力的主要容器)的尺寸夸张得过大的倾向,早在两千年前的非洲艺术中就已经确立了。这一事实可以证实,非洲雕刻是独具一格的,没有受到外来白种人的影响。”①

1、.jpg

  在面部五官方面,对眼睛的刻画则呈现出更多的抽象意味:有古希腊罗马的“杏核眼”,即在平面上将上下眼睑塑造成一个椭圆形,有的有瞳孔,有的没有瞳孔;也有凸起明显的眼晴,但仅有一条横着的细缝贯穿于眼晴中间;更有甚者是完全不刻画眼睛,只是在前额底下的阴影处留出眼睛的位置。鼻子和嘴巴也多用简约的手法进行处理,有的甚至直接用挖成的洞来表示。更多时候,嘴巴被表现为一条缝隙,或窄小,或宽大,有时会刻画出牙齿,但极少刻画嘴唇。眉毛的处理方式则较为一致,几乎无一例外得被塑造成眼睑上方两道弯曲的弧线。

  对躯干的处理则注重整体形象的协调统一,多采用优美的曲线转折和平稳的柔和过度,雕刻结构十分清楚,各个部位连接明确。形体多采用圆柱体呈现,局部搭配以方形或三角形轮廓,圆润与方直相结合,显得既单纯利落,又富有扎实的建筑感,呈现出明显的抽象性特征。其优美简洁的线条,粗犷有力的造型﹑富有想象力的夸张变形,一方面充分表现了黑人健美朴拙﹑灵活有力的形体特征,另一方面更是突显出了非洲大陆幽玄瑰丽、古老神秘的奇幻魅力。

  这些夸张抽象的作品虽然摒弃了造型的准确性与完整性,却将一种单纯致简的美感灌输进朴素的材料之中,释放出一种原始率真、浑然天成的审美意蕴。那些对外在表象无拘束地简化与抽象,不仅没有削弱艺术的表现力,反而打破了原有的局限,扩张了心灵的界限,从而实现了艺术形式与内涵的和谐统一。这让我想起了布朗库西说过的那句名言:“单纯不是一种目的,但是当一个人领悟了事物的真正含义,他就不顾自身而达到了单纯的境地。”②


写实性:被禁锢的细腻表达

  与大多数风格夸张抽象的雕刻作品不同,在展览中我们也能看到一些通过写实手法创作的作品。这其中,要以《伊费王后头像》最为典型。这是一个散发着高贵典雅气质的王后头部雕像,头像形式优美,造型精准,线条优美,点、线、面三者关系处理得相得益彰,完美地表现出一位王后优雅、端庄、俊美的面部特征。同时,透过其秀美睿智的眼神,以及嘴角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一抹谦和隽永的笑意,我们能清楚的感受到这件作品传递出的精神意境。

5、.jpg

  雕像面部布满了竖条纹状的部落刺花,这是伊费雕像艺术的典型特征。伊费雕刻作为13—15世纪非洲西部最为出色的艺术代表,其成熟和发展对之后非洲艺术的脉络走向有着极为突出意义和贡献。伊费雕刻最为显著的一个特点,就是采用写实性的创作手法去表现对象的个性化特征,塑造出的雕刻头像整体结构分明、面部轮廓清晰、线条优美和谐、表情生动传神,能准确地呈现出人物内在的精神面貌和气质状态。其另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在头像的面部刻划出竖条纹状的刺花, 在面部的下腭和额头附近有规律性地刻有若干圆形小孔 ,从而可以在上面安插假发、胡须或其他装饰物件,最终使作品呈现出与众不同的艺术魅力。

  由此可见,非洲艺术家们同样拥有着精湛的写实塑造能力,连贡布里希都惊叹:“日益增多的证据说明在一定条件下部落艺术家的作品完全能够正确地表现自然,跟西方大师最精巧的作品相比毫无逊色······简直想不到它们竟然那样逼真。”③但又是什么使得他们更多地去用抽象夸张的风格呈现自己的作品呢?究其缘由,似乎很有点黑色幽默的意味。原来,非洲艺术家自古以来都坚守着这样一则信条:那就是坚决避免使自己手中诞生的雕像酷似某一个在世的人。他们坚信,雕琢在世的人的形象就会给这个人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德国学者希默尔黑伯在他的著作中讲述了这样一段经历:他曾经遇见过一位古罗族部落的匠人,他正打算创作一个小雕像,但却受限于创作的苦思冥想。匠人解释说他不能根据身边的真人去塑造形象,只能按照眼前现有的一尊模式化的头像去构思。因为如果他把雕像做得像谁,谁就会死亡,那么他也就犯下了死罪。④这也就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他们只是把已故的祖先和王公贵族的雕像塑造得如此写实、逼真和细膩。因为许多个世纪以来,非洲不同民族、部落之间的宗教信仰、风俗民情、审美习惯等,这些因素都在一定程度上禁锢了当地艺术家的写实性创作意图,而那些极富写实性风格的雕像,大多只能被用来举行尊崇的礼仪或祭祀活动,它们是被当作祖先和神灵来崇拜的。


节奏性:冲突下的相得益彰

  非洲雕刻艺术诞生于遥远的时代,并一直保持着古老而又独特的艺术传承。这其中,节奏性是他们显现出引人入胜力量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

  《敲刮刮雕像乐器》是一件典型的用圆柱形树干雕刻而成的木雕作品,雕刻家将其巧妙地保持在了树干的原有形状范围之内。被夸张拉长的螺旋状身躯是这个雕像最为突出的地方,在大块的球状头部映衬下,躯干部显得尤为细长,而更加纤细的双臂和短而敦实的双腿,整合在一起给人造成了一种怪诞浮夸且神秘莫测的视觉印象。通过观察,我们会发现作品中呈现出了多种强烈鲜明的视觉冲突,如:过度拉长的身躯使得头部与短粗的双腿之间出现了极大的空间距离;具有重量感的头部与相对轻盈的身躯、四肢;螺旋状身躯造成的视觉动势与面部神情、肢体动作的僵化呈现;叠加于胸前形成斜十字轮廓的双臂与椭圆形的头部、圆柱状的身躯等等。很明显,雕刻家是在竭力地表现那种长短、远近、轻重、动静、方圆的节奏变化。也正因为如此,雕刻家本人的才情、智慧以及他在技巧方面的得心应手才被体现得淋漓尽致。

11.jpg

  由此可见,非洲雕刻艺术的节奏性体现在作品的形式比例、各部分的体积以及空间位置等各个方面。无论是部分还是整体,都通过井然有序的组合并最终呈现出和谐稳定的节奏感。非洲艺术家们似乎格外擅长合理有效地编排这种节奏性的关系,他们热衷于赋予作品各个部分之间的节奏联系,并试图引起观者对节奏的各种复杂反应,如稳定感、运动感、沉重感、灵活感、肃穆感、戏谑感等等。他们在这一不断冲突的过程中传递出自己的独特情感,并将这一切最终投映在作品上面。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观察一件非洲雕刻作品时,尽管它们通常都呈现为直立状态,可能没有任何手势动作,也没有任何身体姿态,看似刻板、固化甚至僵硬,但我们却能够通过作品的大小、曲直、动静等形式变化感受到丰富多彩的节奏性变化。正是在这种强烈冲突对比下产生的节奏感,使得非洲雕刻艺术具备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力量,进而生发出一种感人至深的艺术魅力。


生活性:情感化的世俗风情 

  对于非洲人来说,雕刻艺术早已深深扎根于他们的日常生活之中,成为了他们与生活、与自然沟通的语言。雕刻家们通过自己非凡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将实用性、装饰性与世俗生活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创造出了许多功能明确、美感十足、极富情趣的生活形式。我们可以看到,大到门板、窗板、棚柱等房屋建筑构件,小到床、座椅、乐器、首饰柜、陶罐、木勺等生活用具,都雕刻有表现日常生活的装饰图案。雕刻家们将不同形象和寓意的人物、动物、纹饰大小错落、有条不紊地并置在一起,构思奇巧精妙细致,布局饱满充满张力,造型夸张诙谐生动,技法精细朴拙简练,生动地再现了生活中的各种场景:舔犊情深的母子、紧张刺激的捕猎、辛勤协作的农耕、庄严肃穆的祭祀、激情洋溢的休闲娱乐等等,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颇具韵味的审美感受,让我们如身临其境般感受到非洲大陆上那浓郁、独特的生活和自然气息。

  展览中有一件名为《跪姿捧钵的母与子》的雕塑作品,刻画的是一位背着孩子跪伏在地捧钵的女性形象。头顶夸张发髻的母亲身体前倾,双手捧钵跪伏在地,眼睛直视前方,眉宇间呈现出乞求的神态,撅起的嘴唇像是在倾诉着什么;而骑坐在母亲背后的小男孩则右转头看着观众,无辜的神情显得稚嫩活泼可爱。据传,在非洲很多地区,这种被称为“乞妇”的手捧器皿的女人跪像具有很特殊的生活功用。“孕妇在临产前几天把这种器皿放在自己的住房前面,过路人就把礼物放在器皿里,因此产妇可以在产期可以不致于因为不劳动而遇到生活上的困难。”⑤透过这件作品,我们可以直观地感受到非洲人民互相帮助的团结精神,一人有难,众人相助,浓郁的人情味也使得这件作品具备了更加鲜活的生命力。由此可见,非洲人民在创造和使用这些艺术品时,也将他们的民族传统、部落规则、生活习惯和个人情感都灌输其中,从而传递出他们的快乐、忧伤、幸福和喜悦。

12.jpg

  非洲艺术家们用雕刻去装饰和表现生活,将艺术品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美感表达得淋漓尽致。他们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丰富多样的艺术表现形式,更是他们对待艺术和生活的态度,是他们表达生活景愿和抒发内心情感的过程。他们生动地记录着沧海桑田的时代变迁,描绘着现实生活的世俗风情,表现出非洲大陆上各个民族、部落所特有的生活状态和精神面貌。经由他们之手,我们不得不发自内心地赞叹:艺术与生活的距离变得如此之近。


宗教性:狞厉诡谲的永恒崇拜

  原始的艺术大多是为宗教服务的,延续着原始艺术生命的非洲雕刻艺术更是如此。本次展览中,展现浓郁宗教色彩的作品数量众多,它们共同反映出非洲人民特有的宗教观。当我们观看这些带有宗教性质的雕塑和面具时,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为何它们总是被艺术家们赋予一副深沉冷漠、神秘莫测甚至是诡谲恐怖的面孔。

  一方面,这或许可以归结为自然环境对艺术风格的影响。非洲大陆上的热带雨林,猛兽出没,毒虫肆虐,雷雨交加,自然环境十分恶劣。为了活下去,生活在这里的各个部族自古以来就在同各种极端的自然现象做着艰苦卓绝的斗争。一旦面临无法解释和解决的情况,人们只能求助于祖先和神灵的庇佑,这就需要具备更加强烈表现形式的崇拜物品。与其他大陆的早期文明相似,那种看似惊悚骇人的物品明显能够发挥更大的震慑力。人们相信,这些雕塑和面具越是呈现的诡谲莫测,甚至是狞厉恐怖,越是能够具备一种能与天地万物、祖先神灵进行交流的神奇能力,越是能够与那些恶劣的自然条件相抗衡,从而为自己的精神诉求找到一种安全的心理寄托。

  而另一方面,在非洲人看来,死亡并不代表生命的终结,而是一种灵魂的转移,肉体虽然消失,但只要给逝去祖先的灵魂制造出新的躯売,他们将一直存在。因此,艺术家们必须怀着虔诚的心态为祖先的神灵打造一处永恒的居所。而作为化身的这些雕像和面具,就被赋予了某种神性和生命力,势必要呈现出一种能够洞察一切的玄妙诡异的感觉和气质。我们以青铜头像《奥沙祭司象牙托》为例,这件作品刻画了一位头戴高冠的祭司,他那瞪圆的双眼,放大的瞳孔,撅起的嘴唇挂着一抹诡异的冷笑,两排异常整齐的牙齿显得阴森可怖,而那些遍及面容和脖颈的毒蛇和鳄鱼纹饰,更是使得铜像整体上散发出一股狞厉诡谲的气息,令人观之头皮发麻、不寒而栗。这是一件带有鲜明贝宁艺术特点的青铜雕刻头像,贝宁艺术是对上文提到的伊费艺术的继承延续和拔高升华,其在青铜雕塑上的造诣水平代表了那个时期非洲雕刻艺术的最高成就。据传说,贝宁的第一位统治者是“一位伊费国王的儿子,更是被人们信奉为一位神祇的后代,这个传说因而将他与他的臣民区别开来。他独占了黄铜雕刻(首领只被容许拥有赤陶做的祖先偶像),而金属工匠则是国王的仆人。”⑥由此可见,贝宁艺术主要是为作为神灵后裔的统治阶级和贵族服务的,与祭祀神灵和巩固王权的仪式密切相连。而以贝宁文化为代表的整个非洲大陆,更是自古就承袭着这种祭祀传统,他们相信祖先的神灵会降临到雕像和面具中,借助宗教祭祀仪式,整个部族或国家的人民一定会获的神灵和祖先的庇佑和保护。因此,这些雕像和面具也就充满了神秘莫测的永恒生命力。

4、.jpg

  由此可见,非洲雕塑艺术不仅是一种艺术形式,更是一架连接传统宗教、道德伦理的桥梁。美国第斯曼夫人曾恰当地将非洲的艺术归结为:“非洲的艺术制作,不是徒供欣赏,而是为神灵与王者服务。而其作用 ,非为装饰,过去以迄现在, 都是为社会生存而表达与支持他们的基本精神价值。因此 ,非洲雕刻很少涉及什么运动、态度的起伏, 而是致力于描述一种永恒的存在。”⑦


结语

  综上所述,非洲雕刻艺术既是对抽象性和写实性的完美呈现,也是对节奏性的精准把控,更是对生活性的深入挖掘和对宗教性的隐秘表达。作为非洲人民表达精神情感、抒发审美意愿和满足心灵诉求的载体,非洲雕刻艺术帮助人们将日常生活、伦理道德与传统宗教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使得人们实现了与自然、社会的和谐相处。毕加索在概括非洲艺术时的说过一句话,即:“这是真!”⑧这正好为我们解释了缘何非洲雕刻艺术历经千百年,却仍然保有如此鲜活的艺术魅力,即源自于非洲人民那最为本真、朴素的世界观和人生价值观。我相信,散发着永恒艺术魅力的非洲雕刻艺术,仍在等待着后人前来揭开它那绚丽、古朴而又神秘的面纱。

 

注释:

①威廉・法格·《尼日利亚雕刻》·伦敦、纽约·1965

②张宏蔚·《雕刻出手感的无限可能——非洲传统木雕的手工艺之美》·美术观察·2013·11

③贡布里希·《艺术的故事》·范景中译·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08

④希默尔黑伯·《黑人艺术与黑人艺术家》·维尔茨堡·1960

⑤张荣生·《非洲黑人雕刻艺术》·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

⑥昂纳,弗莱明·《世界艺术史》·吴介祯等译·北京·北京美术摄影出版社·2013

⑦缪迅·《非洲艺术精品集》·天津·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1993

⑧段圣军·《非洲雕刻艺术的特点》·荆门职业技术学院学报·第16卷第5期

 

参考文献:

莫妮卡・布莱克曼・维索纳罗宾・波伊纳赫伯特・M・科尔等·《非洲艺术史》·陈凤姣潘江龙译·长沙·湖南美术出版社·2019

②米歇尔・康佩・奥利雷·《非西方艺术》彭海姣,宋婷婷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③贡布里希·《艺术的故事》·范景中译·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08

④昂纳,弗莱明·《世界艺术史》·吴介祯等译·北京·北京美术摄影出版社·2013

⑤缪迅·《非洲艺术精品集》·天津·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1993

⑥张荣生·《非洲黑人雕刻艺术》·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


正在展览

more
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中国画作品展

免费参观需知

  山东美术馆对社会免费开放,实行免费不免票,来馆参观必须领取门票后凭票进馆,门票当日有效,过期作废。
  1、市民需持有效证件(身份证、学生证、老年证、军官证等)于开馆期间的9:00——16:00到票务中心现场领票窗口免费领票参观。
  2、团体参观需提前 1天通过电话0531—81305075预约,团体领队凭有效证件、单位介绍信按照约定时间到票务中心统一领票参观。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9:00-17:00【16:00停止入馆】 周一休馆(国家法定节假日照常开放)
馆址:济南市历下区经十路11777号(燕山立交桥东2公里) 咨询电话:0531-81305008
版权所有:山东美术馆.Shandong Art Museum.鲁ICP备16044980号.访问量:


全站检索

  • 全部
  • 新闻
  • 展览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