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动态

【口述美术史】山东省年画创作班之二十年

编辑:口述/ 刘泽文 高云升  编辑/ 刘媛媛    发布时间:2016-06-02    访问量:2437次

1974 年, 石岛年画创作班合影.jpg

1974 年, 石岛年画创作班合影

1982 年8 月,华君武与年画创作班学员在石岛合影.jpg

1982 年8 月,华君武与年画创作班学员在石岛合影

1982 年韩美林与刘泽文在石岛年画创作班期间在蓬莱阁.jpg

1982 年韩美林与刘泽文在石岛年画创作班期间在蓬莱阁


  “年画”是中国绘画中特有的民间艺术形式,因为是在年节张贴,张贴后又可供一年欣赏之用,故称“年画”。其流派众多,取材丰富。山东潍坊杨家埠、四川绵竹、江苏桃花坞、天津杨柳青年画在历史上久负盛名,被誉为中国“年画四大家”。题材上从早期的门神画,到后来的山水、人物、花卉、历史故事、风光名胜、影视剧照等。每逢春节,家家户户扫房子、买年货、贴年画,一向清苦的乡村生活因为春节的来临而变得热闹起来,色泽鲜艳的年画将原本冷清的屋子装点得喜气洋洋,处处弥漫着喜庆的年味……

  千百年来,年画作为张扬生活理想的价值符号,在点缀春节喜庆气氛的同时,也是文化流通、道德教育、审美传播、信仰传承的载体与工具,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思想情操和审美趣味,凝聚了众多的民俗风情,承载着难以割舍的民族情结。正如贴年画对于老一辈的人来说,亦代表着一种对于岁月的温暖回忆。

  20世纪70年代初至90年代末的二十多年间,山东年画的创作、出版工作在山东美术出版社社长耿本清(原山东人民出版社美术编辑室总编)的组织发动下,开创了举办“山东省年画创作班”的形式,使山东迅速发展为全国年画生产基地、年画创作大省,年总发行量在全国名列前茅。也正是这二十多年间,中国的年画发展迅猛。农历春节,家家赶大集买年画,将家墙四壁贴得琳琅满目,也成为了当时普遍的一种文化现象。然而,在今天,年画已全然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伴同互联网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已对这类民间艺术形式感到陌生,也不清楚年画的民俗文化价值。为此,本刊记者专程赶赴烟台现代画院,采访了时任山东省出版总社烟台分社美术编辑的刘泽文先生和时为山东省年画创作班学员的高云升先生,请他们回顾了当年参加山东省年画创作班的甘苦经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崔森林 《观春秋》.jpg

崔森林 《观春秋》

刘泽文 《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jpg

刘泽文 《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


  年画、连环画、宣传画在20世纪70年代初至90年代末这二十多年间以最具魅力的主流画种占领了文化阵地,这种现象不仅在山东,在全国范围内这三个画种也是最活跃的。其发行量和火爆程度不是现在的几百、几千份,那时动辄就是几百万、上千万的印数和发行量,甚至可以达到过亿。在这样的政治、文化背景下,时任山东人民出版社美术编辑室(山东美术出版社前身)总编的耿本清组织开创了举办“山东省年画创作班” 的形式。“创作班”自1972年至1990年共举办了38期,每年的5月和8月举办,每期约三十名作者,为期四十天左右。 “山东省年画创作班” 这一行之有效的创作办法大大提高了作者的创作水平,保证了作品质量,培养了大批年画作者,从而建立了一支庞大的创作队伍,使山东省迅速成为全国年画创作、出版大省,年画生产基地。山东的年画总发行量在全国名列前茅,耿本清社长对山东省年画的发展可谓功不可没。

  由于烟台环境优美、气候宜人,以及山东省出版总社烟台分社的大力配合和时任山东省出版总社烟台分社美术编辑的刘泽文的全力以赴、周到服务、积极安排,为年画创作班提供了良好的创作条件和生活安排。因此,38期“山东省年画创作班”仅有一次是在济南铁路大厂举办,其余都在烟台石岛、威海举办。于是,烟台成了山东省的年画创作基地,也自然就成了全国各地的年画作者、出版社领导、编辑等的中转站。那个年代迎来送往有两大难题:一是买火车卧铺票极端困难,但是刘泽文都想尽一切办法解决;二是吃饭难,那时来往客人都是在刘泽文家里吃,大家都下厨帮忙,边谈边吃,趣味横生、乐在其中。后来,刘泽文家被大家戏称为“年画创作班的驿站”。


王叔晖 《听琴》.jpg

王叔晖 《听琴》


  山东省年画创作班的组织程序是:山东美术出版社把举办“山东省年画创作班”的通知发放到各地文化馆,1976年后出版社就在各地成立了分社,通过出版分社约稿。作者提供的创作草图经过地市等一级级进行筛选,将选中的作品集中到山东美术出版社,进行最终选拔。作品入选之后,出版社往作者单位去函调人。那时候,作为一位美术工作者或业余作者能被选中参加上一级部门举办的活动,下级部门都是很支持或服从的,能参加省里举办的创作学习班是件求之不得和很光荣的事情。一般而言,只要是上级部门选中的人才,只需一纸调令、一个电话便可解决问题。也有个别作者因本单位工作原因而不同意,刘泽文还经常代表山东美术出版社去作者的单位或者当地文化局、宣传部去协调,当地的各级领导还是比较支持的。作者进入学习班之后,在出版社美编的帮助下便开始集中全力地进行正稿的创作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当时创作班主要由三部分作者组成:一是画潍坊木版年画的;二是画工笔国画的;三是画月份牌年画的。刘泽文和孙顺正(山东美术出版社)、崔森林(山东美术出版社)三位美术编辑的主要任务就是帮作者修改草图和加工正稿作品。年画创作班一共举办了38期,在石岛办了20期。特别是刘泽文先生每期创作班都在,他在石岛待了近二十个夏天,他们三位美编共帮助作者修改作品约四百余幅。耿本清社长经常问作者:“你这个画老孙(孙顺正)、小崔(崔森林)、老刘(刘泽文)改了没改?”作者说:“改过了。”耿社长便说:“那改过的地方就不能再动了 。”其间,有多幅作品入选全国美术大展。20世纪80年代,山东美术出版社邀请了上海著名月份牌年画家李慕白老先生、北京著名工笔画家王叔晖老师、辽宁的杭鸣时老师来石岛年画班讲课,辅导年画作者、传授年画技艺。月份牌年画(亦称擦笔年画)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应该都不太知道了。擦笔年画的步骤是:先起草稿,用铅笔轻轻拷贝下来,再用做成平头的羊毫毛笔蘸着碳粉一遍遍地擦出明暗调子(碳粉现在已见不到了)。月份牌年画的题材主要是美人、胖娃娃等,风格比较写实,深受老百姓喜欢。李慕白老师在学习班一边讲,一边画,特别是怎么擦碳,讲得十分仔细。学习班结束,他自己也完成了一张作品。他常说:“画擦笔年画,要耐得住寂寞,稳得住性子!”李慕白老师还曾笑言:“山东这些学员不能说是我的弟子,他们画得太疯了,我没他们这么狂!”因为李老师画画特别谨慎,画一双手,擦碳大概要擦二十多遍。创作班的一些作者是画水彩、水粉出身,画得快、性子急,擦着擦着就擦成素描了,而月份牌年画的擦碳与素描是不同的,它要求弱化结构和明暗,包括色彩关系。


陈明 《福字金牌到咱家》.jpg

陈明 《福字金牌到咱家》



  潍坊木版年画是创作班上的另一个主要部分,创作者颇多。这类作品线条单纯明朗、造型夸张变形。比如,木版年画里的娃娃往往是“短胳膊短腿大脑壳,小鼻子大眼没有脖”。色彩鲜艳,对比强烈,木版年画的色彩追求高纯度,自有一套成熟的“喜庆颜色”组合:“红靠黄,亮晃晃;黄喜绿,绿爱红。”题材上要表现些吉祥美好的形象,常运用象征寓意或谐音取意的手法。如用松、鹤、桃、灵芝象征长寿,用菊花象征吉祥,用翠竹象征高洁等。年画《连年有余》,画面上“童颜佛身,戏姿武架”的娃娃手拿莲花,憨态可掬,怀抱一条与人物身材几乎一般大小的鲤鱼。“莲花”的“莲”与“连”同音,“鲤鱼”的“鱼”与“余”同音,寓意是连年有余,生活美好富足。

  耿本清社长对于年画创作班的学习、创作要求非常严格,比如草图出来会搞草图观摩会,再到画正稿,最后到上色阶段,都要经过一步步的审查。所以,大家的创作态度也比较谨慎、认真。在短短的四十多天中,大家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画画,即便这样时间还是很紧张的,特别是擦笔年画,耗时比较长。在耿社长的严格要求下,学习班的氛围是很严肃的。有些学员直到现在提起姜衍波(时任山东美术出版社编辑、山东省年画创作班老师)心里还哆嗦呢!有一次在课堂上,威海的作者王言昌(在班上他是老学员,年龄比姜衍波大好多,现已75岁)趁老师不在给大家讲了个笑话,活跃一下气氛,还没讲完,姜衍波就走进来了,说:“王言昌,你画完了,是吗?”班上立刻鸦雀无声了。崔森林老师课下和大家打成一片,有说有笑,在课堂上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特别严格、严肃。正是这样严谨的态度才出了这么多好作品、精品。莱阳有位作者叫李占云,国画画得很好,但初次画擦笔年画心里没底,长时间拿着烟袋,蹲在地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画板出神,就是画不下去。后来在李慕白老师的帮助下,他才慢慢掌握住了方法,画得就很顺了。威海的高云升参加了16期创作班,从1979年开始投稿,直到1984年才通过,进入创作班学习。有一次在学习班接近尾声时,他的作品还有大半没完成,心里特别着急,急得想哭!老师同他讲:“画画不容易,能坚持下来更难!你急得想哭的时候,就是你要进步的时候了!这时候最关键,一定要挺住!”当时,班里只有一个拷贝台,拷贝的时候,大家轮着来,一个拷贝完成,接着下一个。有些都是半夜、凌晨起来拷贝,整个晚上大家都在画画。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姜衍波 《希望》.jpg

姜衍波 《希望》


  每期创作班结束之后,出版社就立即编印出版32开的年画缩样发往全国新华书店征订,各地新华书店根据情况选作品、定印数。一幅作品的印刷少则几十万张、上百万张,多则几千万张。所以,出版社在选择题材时首先考虑出版的发行量能否达到基本印数。艺术性和市场化在某种程度上服从于市场化,出版社选择的作品达到雅俗共赏是最佳的,这样的平衡关系是大家创作的方向。因为达不到印数也是没办法出版的,所以作者创作的作品能否达到基本印数是由征订数量决定的。作者的作品能够出版、发表在当时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那时候出名不像现在依靠展览,那时是依靠出版社、报刊杂志发表作品,而且还有可观的稿费收入。1978年全国恢复了稿费,年画的稿费是80—120元一幅,连环画是2—3元一幅,宣传画是120—160元一幅。要知道当时的月工资是30元左右,干部、教师50元左右,美术界那时盛行一个顺口溜:要挣钱,年(年画)连(连环画)宣(宣传画)。美术界不少其他画种的作者挺羡慕年画、连环画、宣传画作者的。

  事实证明,举办“山东省年画创作班”这种形式对于培养作者、提高作品质量效果是显著的。一大批年画作者,如苏耕、王福增、于新生、何丽、季乃仓、傅佩泽、侯纪德、王法堂、臧恒望、安茂让、贾中景、郭淑玉、张建华、宋德风、赵殿玉、王言昌、邹毓凤、高云升、霍允庆、刘乃勇、樊运琪、董振中、贾中景、孙公照、于占德等,他们是几乎每期都参加的老作者。创作班在全国影响很大、很有名气,人民美术出版社谭云森、徐震时主任多次到创作班挑选年画作品出版。1984年由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国家新闻出版署、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联合举办的第三届全国年画评奖中,山东有于占德、单应桂等五人获二等奖,于新生、苏耕、傅佩泽、侯纪德等九人获三等奖,耿本清社长获年画编辑工作奖,山东的谢昌一获年画研究工作奖,朱学达、李百钧、黄鹂获年画作者奖,山东省印刷公司调度科获年画出版工作奖。之后的1988年的“第四届全国年画展览”、1993年的“第五届全国年画展览”、2001年的“第六届全国年画展览”评奖中,近三十余人的山东作者斩获佳绩。那个年代展示画家作品的平台少,因此靠发表作品宣传、展示画家的实力,出版社、报刊、杂志是最好的平台。有些工人、农民等业余作者因为出版了年画、连环画、宣传画等作品后便被调到文化单位或美术院校了,比如,杨文德、田林海后来被调入山东美术出版社,大渔岛渔民画家宋仁贤后来被调入烟台画院,王玉萍等后来进入了山东艺术院校等。另外很多 “创作班”出来的年画作者每年向北京、天津、上海等全国各地出版社供稿或入选省内外及全国美展。当时不少国画家、西画家也都为山东美术出版社画过年画、连环画、宣传画,如著名国画家刘继卣、王叔晖、李慕白、杭鸣时、肖峰、杨松林、秦大虎、单应桂、赵修道、王启民、王立志、张宏宾、杨文仁、李明媚、孙爱华、孔维克、岳海波等。山东的美术出版事业一直是走在全国前列的,是名副其实的美术大省。


王法堂 《正月里》 1986年.jpg

王法堂 《正月里》 1986年

臧恒望 《甘妹子》 1993年.jpg

臧恒望 《甘妹子》 1993年


  在年画创作班还有很多故事。1975年,刘泽文在年画创作班画了一幅《望穿碧海千层浪》,这件作品后来入选“第七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在画这幅画之前,他与王启民老师登上了烟台渔轮三中队的渔船出海打鱼,深入体验生活,杨松林老师和他的一个学生王志飞在另一条船上。当时出海非常严格,要去公安局备案,办理临时船员证。一切手续办妥之后我们四人兴高采烈地分别登上了两条渔船,结果,他们当天下午便开始晕船并且很厉害,第二天傍晚到了89号渔区,听船员说已接近韩国海域了。这时天已黑了下来,漆黑一片,看不见陆地,看不见灯光,偶尔能看到星星点点、时隐时现的亮光,不由地胆战心惊。位于船舱底部的小卧室门很像当时家庭用的碗橱门一样,必须爬着进去。脸盆就放在床边,最后苦胆水都吐出来了。这时只能听见海浪击打船帮的声音,起夜小便必须上船甲板,举头一望漆黑一片,着实很恐怖。200马力的小船在汪洋大海中就像火柴盒一样任凭海浪时而将渔船推向浪尖,时而又抛向浪底。第四天上午10时许,我们船上的“鱼眼”(站在船桅杆顶端负责观察鱼群的人)突然吹起口哨并大喊:前方发现鱼群。船长立即下令撒网围捕。船员们迅速将小船放海里,小船拖着网头,向鱼群包抄过去,鱼群里的头鱼就开始蹦跳,鱼群躁动起来,整个网里的鱼都开始蹦。我和王启民也加入到封锁鱼群的战斗,我们随着船长的吆喝声将鹅卵石不停地扔向鱼群外围,阻止鱼群跳网逃跑,哪里还顾得上晕船。眼看小船即将与大船对接,渔网便可封口,就在这时大船本应急打倒车,结果迟了,惯性作用使大船直冲过来,划破了渔网又将网缠绕到螺旋桨上。事故发生了,眼睁睁看着几万斤的鲐鱼全部逃跑了,这时船长大发雷霆,破口大骂起来。当时,我和王老师由于激动、紧张暂时忘记晕船了,但是一会儿工夫船体开始剧烈摇晃,王启民老师实在受不了了,对船长说:“船长,我实在晕得受不了了,真想跳海,但我要写遗嘱说明我是自愿跳船的,和你没关系。”最后船长没办法,下令回石岛港了。 经过这次远海深入生活的收获是杨松林老师创作的国画《风口浪尖多高产》入选全国美展,刘泽文画的水粉画《望穿碧海千层浪》作为年画入选全国美展。

  回想过去的那个年代,只要全国、省、地市有展览、出版等创作任务,基本上都是由上级部门下借调函,抽调作者集中创作,互相帮助,取长补短。老师不保守,学员、作者虚心学习,气氛融洽,大家共同的目标就是完成好作品。因此,“山东省年画创作班”成了这一代年画作者的美好记忆,也为山东的美术发展史增添了光辉的一页。

【山东美术第十一期】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9:00-17:00【16:00停止入馆】 周一休馆(国家法定节假日照常开放)
馆址:济南市历下区经十路11777号(燕山立交桥东2公里) 咨询电话:0531-81305008
版权所有:山东美术馆.Shandong Art Museum.鲁ICP备16044980号.访问量:


全站检索

  • 全部
  • 新闻
  • 展览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