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研究动态

【口述美术史】20世纪60年代,山东美术的形象自塑——陈宏仁谈20世纪60年代山东美术

编辑:采访人:山东师范大学文艺学博士生导师/ 孔新苗 编辑/ 张艳霞    发布时间:2016-06-21    访问量:2471次



1964年,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领导和部分画家在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大礼堂前合影.jpg

1964年,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领导和部分画家在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大礼堂前合影


  2014年5月中旬,作为“口述山东美术史”的重要部分,我们一行三人专程从济南奔赴南昌,采访20世纪60年代曾在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工作的陈宏仁老师。可能20世纪50年代之后出生的山东美术家了解他较少,甚至不知道他。而对于在1950——1960那个充满激情与变化年代进入山东美术界工作、创作的人来说,“陈宏仁”这个名字是与山东的大型美术活动密切相连的,与那一时期山东美术形象的自塑实践密切相连的。


 2.陈宏仁1959初在肥城县桃园公社。.jpg

陈宏仁1959初在肥城县桃园公社


  孔新苗:陈老师,您从山东师范学院毕业后直接到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以下简称“山东省美协”)工作吗?当时二十几岁?

  陈宏仁:1958年毕业,21岁。是被分配到肥城县文化馆。

 

  孔新苗:如果这样推算,您在肥城县文化馆只工作了一年时间,是什么原因很快调离?

  陈宏仁:上级的工作安排。当时我到肥城县文化馆后的主要工作,是在县城大街的墙壁上画壁画,宣传“大跃进”和国家政策。当时我身穿旧棉袄,腰扎草绳,带领几个美术爱好者在寒冷的北方农村大街上画。那时的农村一般见不到会画画的人,我又说话带上海口音,画的东西大家也喜欢,结果从冬天画到春天、从县城画到公社、大队,不知不觉已是壁画满墙,吸引了不少老乡站在画前观看。不久,全省壁画现场会在肥城县召开,山东省委书记、省长、宣传部长、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以下简称“山东省文联”)主席、文化局局长都来参加会议。那是我的第一个工作成果。

  之后,1959年我被借调到山东省美协工作,1961年正式调入。


 1961 年11 月山东艺专关友声老师偕同师国四同学赴泰山实习写生留影(郭子芳提供).jpg

1961 年11 月山东艺专关友声老师偕同师国四同学赴泰山实习写生留影(郭子芳提供)


  孔新苗:啊,因工作成绩而“出名”。当时山东省美协的情况是怎样的?

  陈宏仁:我到山东省美协的时候,山东省美协刚成立,名称是“中国美术家协会山东分会”,办公地点在济南趵突泉附近的几排平房里(大约现在趵突泉公园南边万竹园位置)。首任主席李超士。之前,山东美术界的领导人是任迁乔,是老革命,为人直爽豪放,漫画画得好,曾因美术创作而被打成“右派”,后平反。

  我刚借调进去的时候,山东省美协的业务秘书是戌玉秀,负责日常工作。还有白逸如、陈皋、单应桂、黄鹂、卓启俊,他们是专业画家,创作是他们的工作任务,一般不参加美协的日常工作。以后又调入农民画家吕学勤。山东省文联曾调了一位年轻的学过美术的党员干部来主持美协工作,工作一段时间后,似乎不太适应就调离了。随后调了原山东师范学院艺术系党支部书记迟宾来主持美协日常工作。

 

  孔新苗:当时美协业务工作主要有哪些?

  陈宏仁:记得在迟宾主持美协工作的那几年,业务工作多是邀请李苦禅、郭味蕖等名画家,或到青岛、烟台避暑作画,或送名画家回家乡与亲人团聚,或召开座谈会等一类活动,很少有组织本省作者的创作和展览活动,更不记得什么有影响的创作或展览活动。当时我年轻,美协日常的琐事大多由我去跑,比如组织座谈会、安排作品展的场所、迎来送往的事务、协助经办供应省内画家用的宣纸等紧缺美术用品等。美协还兼管着摄影家协会的事,因为当时还没有成立摄影家协会。

 

1964 年,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组织的大型美术创作活动时,姜宝星、谢昌一、杨松林、李百钧、陈宏仁、吕学勤等七人在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大楼门前的合影.jpg

1964 年,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组织的大型美术创作活动时,姜宝星、谢昌一、杨松林、李百钧、陈宏仁、吕学勤等七人在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大楼门前的合影


  孔新苗:陈老师,那一段时间您在绘画创作方面做了哪些?

  陈宏仁:那个时期作为美协的工作人员,主要是承担上级分配的创作任务,与今天的画家大多是自己选择个人艺术风格、自主参加各类展览的作品应征是不同的。

  1959年首都十大建筑建成,领导安排我和陈皋一起完成了为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创作油画的任务,作品曾陈列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

  1961年淮海战役纪念馆筹建,我为该馆创作了油画《老大爷雪夜带路》。

  记得以后还同山东师范学院的史振峰,济南军区的崔开玺、白仁海一起到徐州,为王杰纪念馆创作作品。当时崔开玺已经很有影响了。大的纪念馆山东那时没有,在20世纪60年代,山东的油画队伍还没有建立起来。

  1961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派人来山东向我约稿,我创作了连环画《车轮飞转》。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964 年,杨松林、陈宏仁在画《民兵比武大会》年画_看图王.jpg

1964 年,杨松林、陈宏仁在画《民兵比武大会》年画



  孔新苗:那几件油画我不熟悉。我知道那个连环画,是根据浩然同名短篇小说改编的。我在初学绘画时还临摹过,很喜欢,是1962年出版,1963年获全国第一届连环画评奖绘画三等奖。2012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作为建社60年纪念典藏版再版。您作为二十几岁的年轻作者,第一次画连环画就取得这种成绩,敬佩。

  陈老师,到了20世纪60年代中期,山东省美协的工作较之以往有什么变化?

  陈宏仁:“四清运动”(1963——1966)后,山东省美协的人事变动很大,有调离的,有暂时离开工作岗位的。那时,山东省文联秘书长、党组成员卢启明负责兼管美协工作,调入孙素梅任行政秘书,美协的日常业务工作则落在我的肩上。记得那段时间里,美协组织和举办过一些小型专题展览和个人画展。当时,济南火车站附近的济南市工人文化宫展厅是山东省美协的长期展览场地,记得于希宁先生的个人画展就是在那里举办的。

 

  孔新苗:那时候山东美术的代表性人物有哪些?

  陈宏仁:当时来说,山东著名的画家主要以国画家为主,于希宁、关友声、陈维信、弭菊田、张彦青、黑伯龙、卓启俊、刘鲁生等。水彩画家是吕品。

  当时留法的李超士先生一直生病,较少外出参加活动。他家里窗台上放了很多仙人掌,桌上放满了各种摆件。他还喜欢把玩玉器,睡觉的时候要摸着这些他喜欢的摆件才能睡着。我在上海行知艺术学校学习时听过颜文樑先生的课,看到过他的一幅在国外获奖的作品,画幅很小,画的是江南农家的灶间。颜先生用色粉材料,能把灶间里的用品杂件刻画得极其精细,几乎看不到笔触,而且画出相当丰富的色彩。李超士与颜文樑不同,他画的一幅仙人掌,离近了看全是色点,各种色点,看不出画的是什么,但远看形象、色彩非常强烈,连暗部的色彩也很丰富,画出了植物饱含水分滋润的质感。李超士与颜文樑同辈,当时全国几乎没有能够与这两位先生的专业资历相比的。

 

  孔新苗:陈老师,除了中国画、水彩画、色粉画您提到的几位著名人物,当时山东的油画、雕塑、年画、连环画没有代表性画家吗?

  陈宏仁:如果说“代表性画家”须是著名画家,那确实没有。但据我所知,当时各画种都有不少中青年画家正在为创作作品“发愤图强”。各自都有成功作品问世,处于初露锋芒、蓄势待发状态,有着巨大的潜力。只是有关机构没有发现和培养这些人才,也没有大型的创作活动为他们提供平台,仍然让大家处于“自然”状态之中。


丁宁原、孙爱华、王立志、史振峰、吕学勤等的合影.jpg

丁宁原、孙爱华、王立志、史振峰、吕学勤等的合影

 

  孔新苗:回顾历史,我们知道通过1964年全国美展,山东美术开始了建设自己年轻的美术队伍,自上而下集中抓创作,并通过全国美展一举在全国范围中产生影响,为一批年轻画家的成长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那也正是您在美协工作的时间啊。您能详细谈谈吗?

  陈宏仁:1964年初,得知新中国成立十五周年将举办全国美展,山东省文联党组做出决定,山东省美协由省文联党组成员、《山东文学》主编孔林同志来分管并主持工作。孔林同志抗战时期在部队中曾从事过版画创作,后转入文学,对美术是个内行。自此,山东美术开始有计划、有组织地通过为参加全国美展而谋划创作活动、组织创作队伍。或者按你们的说法,山东美术开始有组织、有计划地“形象自塑”。

 

  孔新苗:这种“自塑”,首先需要对自己是“什么形象”有个定位,如何“塑”有个规划,当时是如何定位、规划的?

  陈宏仁:新中国成立十五周年全国美展征集作品,在内容上要求歌颂党、歌颂祖国、歌颂社会主义,反映工农兵英雄形象的现实题材的作品。以油画、国画、版画、宣传画为主。根据这个要求,在孔林同志领导下,大家对山东美术的现实情况进行了分析研究。当时对形势的认识是:在全国范围内,有的省名家多、实力强;有的省某一画种是强项,有既定优势。而山东的美术力量如何?有多大的实力?有什么强项?有什么特色?前面我们大致也谈到了。在这个现实基础上,显然,山东的国画力量最强,然而都是一些山水、花鸟画家,与当时提倡的创作反映现实题材、工农兵形象的要求有距离。山东的油画、版画、宣传画画家人数很少,有全国影响的作品也很少,成不了规模。看来这两条路都很难走通。这时,想到了山东潍坊木版年画,它与天津杨柳青、苏州桃花坞、四川绵竹统称为“全国四大传统年画”,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各自不同的风格。我们也了解到,当全国各大木版年画产区仍继续生产传统木版年画的时候,从事山东潍坊木版年画创作的画家们已经迈出了年画改革的步伐。叶友新、谢昌一、朱学达、白逸如、施邦华、吕学勤等画家,已在传统的木版年画中加入了现实的新内容、新形象,一些改革创新的探索与实践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这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经过反复地研究,孔林同志讲,要从这方面下功夫,用具有山东特点的潍坊木版年画形式,来反映现实题材,一方面避开正宗国、油、版画种其他省所具有的明显优势,一方面集中力量推出山东美术的形式、题材创新特点,这是当时的决策。

  这里还有一个大背景,当时全国掀起了武装训练热潮。山东的武装民兵工作在全国突出,举行了山东民兵比武大会,在全国成为山东的一个突出形象。以这个现实题材为重点,加上表现时代新生活的其他题材,运用山东潍坊木版年画的样式特点加以创新,山东美术“自塑”自身形象的基本定位、发展的大框架、工作策略基本出来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吕学勤、白逸如、陈宏仁合影.jpg

吕学勤、白逸如、陈宏仁合影


  孔新苗:您说的这个发展山东美术的大框架、工作策略,是否可以表述为:在美术样式和语言上,以山东特点的潍坊木版年画基本样式的现代革新为基础,形成山东美术语言与其他省的基本差异;在现实题材选择上,以民兵比武大会为重点,利用它包括了工、农、兵、商、学等各方面的社会形象,同时也符合“山东大汉”“山东姑娘身材高、吃苦能干”的传统形象视觉性强的特点,以这样两个结合、以 11 > 2的合力,全力推出暂时在全国还没有“形象”的山东美术。

  陈宏仁:是的。事实证明,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这样的一个美术创作目标的设计与定位,立刻激活了山东美术发展的活力,尤其年轻人得以集中起来专门进行创作,为山东美术后来的发展打下了很好的、效果长远的基础。

 

  孔新苗:这些年轻作者是如何组织的?以什么方式去聚集?

  陈宏仁:大的决策既定,在孔林同志领导下,于是写计划、报告,解决人员调集、活动经费、创作场地、住宿地点、绘画用品、生活设施等问题,都紧锣密鼓地开始筹备。

  在聚集人才方面,我们对山东的画家做了较全面的调查了解,重点选择了一批青年画家,他们是从事过油画、中国画、版画和木版年画创作的画家,有朝气、有活力、有追求、有理想。这些作者主要来自各地中小学校美术教师、文化馆美术工作者,个别也有其他单位有创作基础的美术爱好者。

 

  孔新苗:那是一个典型的集体创作的组织形式和工作状态吧。

  陈宏仁:是的。记得当时也是在现在的山东省文联大楼里,三四十位青年画家同吃、同住、同创作,就像一所大学校,每人都是学生,又都是老师,个个劲头十足。对多年从事研究民间年画又有创作实践的几位画家,大家都愿意向他们讨教民间年画的知识与创作经验。对于长期在基层工作的画家,他们贴近生活,熟悉农村、农民、农事,大家都愿听听他们的建议或出些有用的“点子”。在美术院校经过严格专业训练的画家,总会有人去请教解决在创作中遇到的形象、造型、线条、色彩、构图方面的难题。即使是从事民间年画创作多年的画家,面对年画改革、创新这样的新课题,也很想从大家不同视角、不同思路、不同的探索中得到启示。总之,这些年轻的画家抱着学习的态度而来,又都想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没有那种“门户之见”“同行隔阂”,大家处于互相学习、互相探讨的艺术创作气氛中。

 

  孔新苗:我能感受到当时一群有艺术理想、有创作热情的年轻人,在那个时代中有机会聚集在一起搞创作的感受和氛围……同时,那时的创作方法对我们今天来说有些陌生。比如,今天我们更强调“个人风格”,而那时更强调“集体智慧”“群策群力”。

  陈宏仁:是的。在整个创作过程中,从选题的确定到深入生活、画出“豆腐干”式的小草图,再到成熟的构图、画素描稿、上正稿,直至构线着色,在各个重要环节,孔林同志都会召集大家开会,面对画稿,畅所欲言。有肯定的赞言,有批评,有建议,有出各种各样“点子”的,也有激烈的争论,其结果往往是“心有所悟”“豁然开朗”。美术作品创作,始终是作者独立去完成,然而能在未完成前听到来自各方的意见和建议,在一个信任、平等的交流氛围中使作品在未完成前就使明显的缺点与不足得到修正,对年轻作者来说,是一个难得的学习过程。

  创作的重点题材是山东民兵比武大会,那是一次大练兵,而山东省美协组织的这次大型美术创作活动,也可以比作山东美术创作的一次大练兵,不仅创作出了一批优秀作品,而且对每个年轻画家来说,是一次自我提高、自我成长、自我完善,逐渐走向成熟的值得记忆的一个过程。

 

  孔新苗:历史已经证明了,通过这次创作,山东美术建立了自己的创作队伍,在全国初步形成了整体性的山东美术形象。

  陈老师,就美术创作的绘画语言探索来说,您能否再具体谈些当时的情况?

  陈宏仁:这次组织的大型创作活动中出了许多优秀的作品,从整体看,都基本定位于对潍坊木版年画的形式改革,比较统一。再仔细看,又可见到每人的表现手法与风格特点。谢昌一长期从事潍坊木版年画的研究和创作工作,写过不少研究论文,自己还收藏了一些早年的较为珍贵的木版年画,包括一些珍贵的刻版。所以,他的作品虽表现现实题材,然而传统味浓,而施邦华熟悉中国画创作,对传统年画也有研究,他的作品流露出了一些中国画的表现方法特点。吕学勤因为在当农民时就喜爱画画,十分聪明好学,他从学习潍坊木版年画中吸取营养,有传统、有创新,并充满了一种纯朴的乡土气息。白逸如是学院出身,美术功底好,同时对潍坊木版年画在创作实践方面已有较深的研究。她的作品重传统,又敢于创新,刻画的人物形象生动传神,无论是专业人士还是一般观众都十分喜爱。杨松林有着油画功底,在这次活动中画的是一幅表现民兵比武大会开幕的巨型年画,画中近百人,个个威武雄壮、意气风发,有气势,抓住了民兵比武大会的精神,是其他作品所没有的。张一民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得到诸多名师的传授,又有和名师一起创作大型壁画的经验,故他在作品中对于构图、造型、线条、色彩、色调等都十分讲究,这是一般画家无法相比的。他的作品色彩强烈、主体突出,有着大型装饰壁画的效果。李百钧在当时是一位刚走出校门不久的青年学生,参加年画创作,从画小草图开始就显露出她的才华,人又十分谦虚、好学,大家都愿意帮她出主意、提建议。她的作品构图新颖、色彩丰富,人物形象生动,有呼应、有节奏,充满了新意与感染力。其他画家也都是在学习和运用潍坊木版年画的表现形式的基础上,按照自己的理解和习惯的画法来进行创作,展示出了各自不同的创作个性。

  总之,通过对山东潍坊木版年画结合时代题材、形象的改革与创新探索,达到了既保留潍坊木版年画的基本味道,又显示出贴近时代题材、表达审美新趣味的新创造,不同作者的不同手法统一中有变化。

 

  孔新苗:还有一点,从您和一些当事人的回忆中我感到,大家普遍都在强调这一成功的创作组织活动的“自上而下”特点。

  陈宏仁:是的,这一方面是当时政治生活的特点,一方面也是当时干部与群众关系的特点。孔林同志在创作紧张时几乎天天盯在那里。当时的山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严永洁同志,除了工作会议过来与大家讨论创作,经常还在周末去菜市场买菜时的路上拐弯过来看望正在加班创作的画家们,与作者一起讨论构图、小草图,从她的角度提出一点建议。她人情味浓,大家感到很亲切。年画的画法是先勾线,再填色,忙不过来的时候,大家相互帮忙,甚至在最紧张的时候孔林同志也直接动手参与,帮助大家画。经过几个月的“奋战”,作品全部完成之时,严永洁副部长请来了山东省委书记谭启龙,他带领着正在省里开会的各地市委书记一起来到省文联大礼堂审核作品。这是在山东美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大家备受鼓舞,我们认为这是对大家最大的关心与奖赏。

  那时,全国在各大区设有比省级还大的“局”,山东省归华东局管,尤其是意识形态、宣传方面的大事。为全国美展征集作品和组织创作活动,华东局在上海多次召集各省美协领导开会,差不多每次会议华东局第一书记魏文伯都会出席,听取各省的汇报,并提出一些指导性意见和要求。我作为美协工作人员,每次都陪孔林同志参加会议。在那段紧张而辛苦的日子里,孔林同志经常和我聊天,仔细听取我对工作的一些想法、意见和建议。有时,他会在我身上压各种各样的担子,有时会给我鼓掌。总之,在他领导下,我在工作上有了更多的经验和自信。

  这里我想强调:应该特别感谢山东的各级领导,尤其是孔林同志,是他们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山东美术创作基础薄、队伍弱的条件下,有思想、有魄力地有效组织了山东大型美术创作活动,给了大家创作、发展、成长的机会,在各个方面给了我们这一代美术作者巨大的支持和推举,在面对困难时能引领大家走向成功。他们代表了当时我们党的干部形象,他们的优良作风是我们应该尊敬和值得我们学习的。

 

山东省无产阶级革命派夺权有理展览会工作人员留影.jpg

山东省无产阶级革命派夺权有理展览会工作人员留影


  孔新苗:这个展览,首先是在山东展?还是直接去了北京?

  陈宏仁:展览实际上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先选送一部分作品参加华东地区美展,第二阶段是集中创作选送全国美展。

  记得当时山东的作品在华东地区美展中展出时,即受到多方好评,各大媒体都非常关注、大加宣传报道。开座谈会时,专门约请孔林同志和部分作者介绍组织工作的经验和创作体会,许多专家给予山东高度评价。

  华东地区美展展出的那段时间里,我有好几天负责专门到展厅把观众对山东作品的意见和评论详细记录下来,及时通过电话、信件转达给还在山东省文联大楼内埋头创作的画家们。因为当时山东有一些作品没有去参加华东地区的美展,比如有的画幅很大的作品,一些费时较多、一时难以完成的作品,还有一些新设计的作品,画家们一刻不停地在创作着。当华东美展结束后,画家们又赶紧去修改、加工运回来的作品,以备参加全国美展。

 

  孔新苗:请陈老师说一下在北京的展出情况。

  陈宏仁:全国美展在北京开幕时,山东作品在展厅中摆在一起立刻形成一种阵势,吸引了许多观众驻足观看。当时在京的各大报纸、各种文艺期刊都以整版或大篇幅刊登介绍山东作品的文章、图版。还有电台、报刊对孔林同志和部分作者进行的专访,约请写稿、座谈会发言的邀请应接不暇。北京、天津、上海、山东等地的多家出版社纷纷来商谈作品出版事宜,不少知名的美术评论家也在报刊发表了对山东美术的评论文章。最为著名的是当时文化部艺术局副局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著名美术评论家蔡若虹同志的那篇文章:《山东年画有三好》,影响最大。全国美展结束后,有一部分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有一部分作品赴日本展出。

  山东几十位年轻的画家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奋战”,创作出来的作品在全国得到如此大的反响和好评,是大家没有想到的。使得他们对山东美术的前景充满了信心,从内心愿意为山东美术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这批画家成为山东美术发展历史上的一股强大的推动力。我们要记得这些画家们,记得他们所做出的努力和贡献,永不忘记。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孔新苗:山东美术在这届全国美展上形象突出,其他省有没有可以在相同创作取向和效果上与山东比肩的?

  陈宏仁:没有。像报纸、电台这样报道的规模没有第二家。蔡若虹的评价可以作为代表,其他还有华君武等许多领导、专家都是非常赞赏的。

 

  孔新苗:就这次成功的创作,在美术创作方法方面还有哪些特点?

  陈宏仁:当时的创作理论主张“三结合”(领导出题目,画家出技术,群众出生活),但山东这次创作活动实际上是集思广益、取长补短、互相吸收。严永洁、孔林虽然是领导,但也是用商量的方式与大家交流。我认为,这次创作之所以这么成功,最重要的是上下级之间、同行之间大家没有门户之见,互相商量,共同为做好一件事而努力。总之,作品虽然是个体创作,但是集中了集体的智慧。现在再做的话,可能不好做了,那时候极少利益的干扰。

  “领导出题目”这种创作方式现在是被否定的,因为美术是个体的创作冲动。但在当时看来,这种设计和策划的整体布局是有好处的,适应了当时山东美术底子薄、在全国没有形象、没有作者队伍的现实条件。因为反映现实题材的作品仅靠一个作者的认识是有局限的,需要有各种经验的人参加意见;对全国美术展览这种以一个省的形象展示面貌的定位,也需要一个集体的设计来建立基础形象,尤其当作者队伍是由没有创作经验的年轻人所组成,整体布局、有主有次、互相研讨的方法,事实证明是事半功倍。

 

  孔新苗:这种做法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特定的环境里,是一个推动美术工作发展的最快、最有效做法。

  陈宏仁:对。这是充分发挥山东美术力量的最全面的做法。自由选题画的话,要么撞车、要么产生空缺,可能难于平衡与突出重点。在当时的展出方式下(以一个省的作品挂在一起为一个展示单元),它需要先突出整体的形象。事实证明:整体形象出来了,作为有艺术贡献的个体画家的形象也出来了。同时,这种创作组织方法并不影响作者的自由发挥,深入生活,寻找灵感,选择具体画面题材、构图、形象的突破点,均是画家的个人才能体现。

 

  孔新苗:这次创作,可以看作是新中国成立后山东美术“自塑形象”的第一个动作、大成功。

  陈宏仁:是的,是出乎意料的大成功。从1965年前后这段时间来说,山东美术在全国美术界中的形象可以说来了个大转折。从不为人所知到为人所知,从没有特点到有特点,从没有队伍到形成一支年轻、有活力的队伍,山东美术开始被全国美术界所认可与肯定。这是山东美术发展的一个起步,一个良好的开端。这一大变化一直影响到现在,现在山东许多功成名就的大画家,许多都是在那个时代、在那次活动中成长起来的。之后,这批年富力强的骨干作者又带动了一批人,中国画、油画、版画等几大画种均逐步建立起作者队伍,山东美术的转折和起点都在这里。


《不可忘记阶级斗争》封面.jpg

《不可忘记阶级斗争》封面

 

  孔新苗:陈老师,20世纪60年代后期还有一个“阶级教育画展”是什么情况?

  陈宏仁:“阶级教育画展”就是上级出题目做文章,我们来画画。但这个题目不是从美术发展角度提出的,它是一个全国性的政治任务。整个创作过程基本上是按文配图,先由文字作者挖掘山东地区的阶级教育典型故事,然后交美术家去用多幅画面连环的形式去呈现。由于山东年画创作一炮打响,当时主持全国美协工作的华君武同志熟悉山东的作者队伍,就把任务给了山东。

  因为“阶级教育画展”大多表现苦难与斗争的内容,有不少激烈的斗争场面。采用木版年画的形式来表现,似乎不太适合。所以这次创作活动留下一部分原先的作者外,还着重调集了适合创作这类题材的油画、国画、版画、连环画的年轻画家。增添了许多新人,创作队伍又有所扩大。但具体工作方式不同,不是如准备全国美展那样大家都集中起来,这次是一部分作者在文联大楼中集中创作,一部分作者在本单位创作后再拿来集中讨论、审定。

  从艺术形式上说,“阶级教育画展”主要是创作短小的连环画和组画。这不同于单幅画,它有一个故事与情节,从开头到故事展开,直至高潮,然后结尾。虽然画幅不多,但作品中无论是构图、色彩、色调、气氛还是人物的刻画,都需要有起伏、有变化,还要有连贯性。需要动用各种表现手段来充分反映故事情节与人物形象之间的关系。这对年轻的画家来说,是有相当难度的。然而,这些并没有难倒他们,而是仍然像全国美展组织创作年画时那样,夜以继日地奋战在画室里,那种互相学习、互相探讨的气氛依然如旧。

  在作品即将完成之时,华君武同志特意从北京来济南审稿,他对山东的作品看得很仔细,不太说话,也不轻易表态。对满意的作品会停留时间多一点,有时会微微点一下头。对有的作品他会用商量的口气,提出一些问题或修改意见,也会征求作者本人想法与意见。我们遵照华君武同志所提意见和要求,对作品又做了认真的调整和修改。

  “阶级教育展览”作品全部完成后送京展出,得到了华君武和中国美术家协会其他领导的肯定与好评。在正式展出时,有一定的反响,但不如全国美展时山东年画那样受到广泛赞扬。

 

  孔新苗:那次是四川的群雕作品《收租院》影响最大。

  陈宏仁:《收租院》是把泥塑人像做成真人大小,并把一组组的泥塑人像置于地主庄园的真实场景中,产生一种视觉与情感的冲击力。这是以前雕塑作品中从未有过的一种创造。对照我们山东的作品,是按连环画或组画的形式去呈现的,并没有在艺术形式上有大的突破与创新。


  孔新苗: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到“文革”前,主要就是这两大活动?

  陈宏仁:对山东美术来说,20世纪60年代就是这两个大活动。“山东年画创作”“阶级教育画展”。后来还搞过一个“抗美援越展览”,几天之内就赶出来的作品,基本上是宣传画、漫画。之后就开始“文革”了。1969年,我离开山东调到江西工作。

 

  孔新苗:可否这样定义:山东美术从不被人知道,到被人知道;从没有形象,到有形象。最关键的时段,正是您在美协工作的这段时间?

  陈宏仁:是的。我有幸亲历了这个充满创作热情的时期,乘上了这个历史机遇。今天每当与老友交谈起来,大家也都很怀念这段时间,大家很多友谊都是在这段时间中结下的。

  我离开山东已经三十多年了,至今我还很怀念山东,怀念我的同行们。那时候山东美术发展真是很迅速,很振奋人的。

 

  孔新苗:我来之前,杨松林等老先生纷纷托付我问候您。

  陈宏仁:我多年没有回山东看看了,但知道山东美术兴旺发达,成为美术大省、强省,我很高兴。我当时很熟悉的一些人,像杨松林、宋守宏等,现在都是全国水平的艺术家了。当时一起奋斗、探索的朋友,现在都成了了不起的大画家……

  我个人的创作道路受时代的影响很大,基本上没时间去走自己业务发展的路,而是把在每一单位的工作任务作为自己的基本事业。在农村文化馆画壁画是任务;在美协做服务工作是任务;参与组织年画创作是任务;画油画、画“抗美援越”宣传画是任务;搞江西美术出版工作也是任务……一个人和一个时代,有时,个人是没法选择的。

  (与陈宏仁老师畅谈了一天,下午,他给我们展示了他的创作和生活照片,言谈中一再流露出作为画家,没有能在人生精力最旺盛的时期全力投入美术创作而遗憾……)


 孔新苗博士(左一)、本刊编辑张艳霞(右一)与陈宏仁夫妇(左二、左三)合影.jpg

孔新苗博士(左一)、本刊编辑张艳霞(右一)与陈宏仁夫妇(左二、左三)合影


  此次交谈我得到了三个鲜明印象或三个感受:

  1.系统的、成规模展示山东美术形象,是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那次全国各省美术力量的专题攻关创作起步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从今天山东美术作者队伍的代际师承结构;从历史留给今天可以缅怀的大型美术活动记忆;从今天山东著名画家成长的过程与创作成就的记录……这些,留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

  2.如何总结、分析山东美术形象的生成历史;如何定位山东美术今天发展的愿景,如何在一个区域中营造良好的创作、交流环境以推进山东美术文化的发展,正是每一位关心山东美术、寄个体成长于山东美术事业之人不可回避的课题……而后面的历史,将会记下我们这代人什么样的贡献?

  3.陈宏仁老师是一位敬业、有激情、有才能,以工作为重,具有浓厚的“那个时代”色彩的人。从他的人生经历可见出,他始终以工作为重,始终将“个人”放在岗位需要的后面……如果真实的人生总有遗憾,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我们更敬重哪类人?

【山东美术第八期】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9:00-17:00【16:00停止入馆】 周一休馆(国家法定节假日照常开放)
馆址:济南市历下区经十路11777号(燕山立交桥东2公里) 咨询电话:0531-81305008
版权所有:山东美术馆.Shandong Art Museum.鲁ICP备16044980号.访问量:


全站检索

  • 全部
  • 新闻
  • 展览
  • 收藏